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千金女贼》“杜小寒”:我会变成天使的哦

2015-02-11   金象微电影网

《千金女贼》播出过半,而继容嬷嬷、雪姨、郑儿后,又一个“经典恶女”在荧屏诞生。杨蓉扮演的杜小寒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哪怕待自己亲如孙女的爷爷都痛下杀手。针对这样一个阴戾狡诈的腹黑女,连日来网上的讨伐声此起彼伏。

从《宫锁珠帘》中丧心病狂的徐佳袭香、《陆贞传奇》里霸气外露的萧唤云、《宫锁连城》中为爱疯狂的佟毓秀,再到这一次的杜小寒,已经是杨蓉第四次演坏女人了,而且还是最坏的那一个。网友看戏投入,眼看着杨蓉就将被克扣“好人卡”,她告诉记者,自己还真替生计捏一把汗,“万一我以后也像李明启一样买不到菜了,可怎么办?”

今天中午12点到1点,新一代“荧屏恶女”杜小寒的扮演者杨蓉将和你一起玩弹幕、看《千金女贼》。她说她已经做好了一切挨骂准备,一起声讨“杜小寒”吧!

 《千金女贼》“杜小寒”:我会变成天使的哦

杨蓉受访

“恶女”的怒火

看完剧本气到合不上眼 想踹她扇她撕掉她

杜小寒是出身低下的上海底层棚户区里的小瘪三,坏事做尽,为达目的连杀人都在所不惜。随着剧情的深入,杜小寒在网络上引发一片骂声,斥责留言如潮水般涌现。

杨蓉说,最开始接触杜小寒,她同样深恶痛绝,她觉得一切形容坏女人的词儿搁她身上都不过分,“我看完剧本气到合不上眼,真的很想撕掉她,想踹她,扇她。”

记者:接触杜小寒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杨蓉:给我的剧本只有二十几集,是浓缩的,前十五集这个人真的是坏透了,真不是大家所追求的。我也演过一些反面角色,但这个角色坏到真的让我一下飞机就和经纪人说,“所有形容坏的词,都可以用在她身上。”

记者:看剧本的时候心里骂她吗?

杨蓉:有啊,我在飞机上看完以后,气到合不上眼。我真的像撕掉她,想踹她,扇她,所以觉得不能去演。

记者:她身上最让你痛恨的地方是啥?

杨蓉:太多了,所有形容一个女生不好的,比如阴险、恶毒、贱、狡诈……全都可以给她。

记者:最接受不了的作为是什么?

杨蓉:她杀叶爷爷,然后汤虎又让她杀妈妈,但妈妈是对她真的好,剧本里一度写到说,她真的给妈妈喂毒药了。怎么连妈妈也要害?这是我最接受不了的,我觉得她对妈妈的感情是唯一一点在她身上不算黑到底的颜色,结果她还是毁掉了。不过后来我知道,其实那个场面是做给汤虎看的,她没有真的这么做,那我心里舒服多了。

记者:怎么表现出她的“坏”?

杨蓉:一部分是技巧的,我先是从技巧入手的。然后导演也会给我很多镜头的帮助,比如我杀叶爷爷的时候,给我嘴巴和眼睛的特写,让我有一些变态的感觉。

记者:杜小寒的眼神挺狠的,你觉得比起《甄嬛传》中的华妃、《金枝欲孽》中的如妃是否更狠?

杨蓉:杜小寒的出身是小混混,是扒手,她会去地上捡别人扔掉的烟头抽,如妃和华妃会吗?不会,她们是有皇权、高高在上的人物,需要的是纯粹的气场。就像《陆贞传奇》中的萧唤云,她有一股劲儿在那里,不可侵犯不可一世的。但杜小寒不是,她是偷鸡摸狗的小混混,变脸比翻书还快。我给她的变化是,小混混阶段、出卖肉体、进到叶家、叶爷爷死了以后……都是不同的阶段。当爷爷死了以后,她觉得整个叶家都是我的,开始有一点所谓的气场,我会分很多阶段去诠释。

记者:怕不怕杜小寒吓坏小朋友?

杨蓉:肯定会的嘛。

记者:演完这样一个极端偏激的人物,对你个人有启发吗?

杨蓉:赎罪和忏悔吧。毕竟她是一个戏剧人物,所有的坏一定是被放大的,一定是极致的。我们生活中,谁也不会干那么恶毒的事儿,但难免会去伤害到一些人、一些动物,犯一些错误。可能在我们的理解中,就像杜小寒当时做的坏事一样,第一没意识,第二觉得我是为了自己天经地义,但其实我们真的伤害到别人了。所以我觉得人其实是需要赎罪的,赎罪在于你要有一颗真正去发现自己和认识自己的心。

“恶女”的觉醒

小寒会变成天使哦,可你们看不到了

令人诧异的是,杜小寒并非一坏到底的坏胚子,按照杨蓉的说法,在剧情的后半段,她将觉醒,从恶魔一步步变身为天使,她帮助可怜的小女孩,她甚至不记前仇帮助蒋心。

但让杨蓉失望的是,这出“天使进化论”被剪得零零落落,而可以预见的结局是,杜小寒恐怕很难被洗白了,“可能在大家心目中她就是一个坏人,我想要的人物起伏,你们看不到了,不过那也没什么。”

记者:最初这个角色找上你,抗拒过吗?

杨蓉:最早我是拒绝的,因为她太坏了。我看到很多陈玉珊监制的戏,很希望能和她合作,我当时正在度假,经纪人说她有一个戏找我,我说OK,就提前结束假期回来了。在飞机上,我用八个小时看剧本,看完我就打电话给经纪人说,“我演不了”,因为太坏了,但后来决定还是去上海见她一面。见完以后,她不缓不慢和我聊,她肯定也觉得我做好要走的准备。后来完了以后,她说,“怎么样,我给你的角色,你还满意吗?”

记者:你看剧本的时候,对她也是深恶痛绝的?

杨蓉:对啊,你说这样的话,我还怎么去演她呢?但当我和导演聊完以后,我知道其实他们想要的不是仅仅“黑”的角色。如果是的话,也不是我想演的,其实是先让她黑到底,再让她去赎罪。

记者:杜小寒会变好?

杨蓉:对,她会赎罪。小寒其实是很可怜的女孩,一定不是生下来就那么坏的。在那样一个时代背景下,她是有人生没人养的孩子,没有人告诉她什么是爱,没有人告诉她做人应该什么样。她生下来就和哥哥在一起,从小颠沛流离吃不饱,开始被打,担惊受怕。慢慢的,她觉得在那个地方生存下来要靠自己,就变得越来越坏越来越坏。

记者:演杜小寒的过程中痛苦吗?

杨蓉:前面肯定会有,但后来导演把整个人物的构想和我说了,就是她通过冒充蒋心当千金,感受到了妈妈的爱,又看到盛介文对蒋心的爱,一个是亲情的爱,一个是爱情的爱。她开始意识到,真的有爱吗?爱到底是什么样的?她不懂,所以通过他们,她会有一个转变,她最后真的变成一个天使,赎罪的过程写得非常好。

记者:怎么样变成天使的?

杨蓉:她误杀妈妈以后,这个人就消失了,被日本人抓了又被救了。反正有很长一个阶段,就是讲杜小寒如何赎罪的。她最后选择帮助蒋心,特别小寒的倒数第二场戏,她在牢房里和蒋心的对话,我光看台词就哭得不行了。她前面坏到底,后面才可以好。所以,一开始我有顾忌,包括监狱那场戏,她出卖身体,原本我是背着汤虎的时候哭了,觉得屈辱,当汤虎抱着她,她又笑了,去迎合他勾引他。但后来陈玉珊说不想让我哭,她要让小寒一开始就坏到底。

记者:一个这么坏的人变好了,观众能信吗?

杨蓉:得看你怎么转,整个剧本的设计和铺排非常好。不会说小寒一下子就很好了,过程是一点一点的。

记者:天使的部分应该挺精彩吧?

杨蓉:很遗憾的是,因为一些原因,天使部分的很多戏都被剪掉了。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一个小时没说话,我们辛辛苦苦去创造了很好的过程,可是很多戏都被剪掉了。不过我后来反而心态好了,可能在很多人心目中她就是一个坏人,我想要的人物的起伏,你们看不到了,那也没事。

记者:为什么呢?因为想让她显得坏一些吗?

杨蓉:反正现在可能会比较唐突了,就像你说的“可信吗”,本来一个那么坏的人慢慢变好是有过程的,这个过程中很多戏都被拿掉了。比如她看到小女孩在街上偷东西被人打,她帮助了那个小女孩,从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才会奋不顾身去帮她。大家看不到这个完整的过程了,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吧。

 《千金女贼》“杜小寒”:我会变成天使的哦

《千金女贼》杨蓉

“恶女”的底线

郑儿这种坏透了的我拒绝,不当“坏女人专业户”

杜小寒并不是杨蓉第一个开口说“不”的角色,当初于正拿着《宫锁珠帘》里“徐佳袭香”这个角色来找她时,她的第一反应同样是拒绝。“我看完剧本就去找于正,告诉他我演不了,这个角色的世界观、人生观和我完全不一样。我看剧本的过程中就忍不住想要打她!我怎么可能去演呢?”

于正的反复劝说之下,杨蓉终于心动,咬着牙以“坏女人”的身份踏入片场,整整3个月的拍摄过程,内心备受“摧残“。却不想,经过这番洗礼之后,“坏女人”从此成了杨蓉的代表作,甚至凭借这招杀手锏,她戴上了“当红花旦”的桂冠。

但时至今日,杨蓉对演恶女依旧有底线,那便是“一黑到底”的统统谢绝。令人诧异的,那个曾被骂“滚粗娱乐圈”的郑儿,也正因此被她婉拒门外,倒不想间接成就了毛林林。

记者:还记得第一次演坏女人是什么心情吗?

杨蓉:我当时特别特别抵触,拍戏的两个月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日子,整个人都是黑色的,我很不开心,一定是抑郁的。一般我在片场很开心的,我在享受工作状态,可这个戏使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不喜欢。导演经常会讲,你的眼神还不够狠,但我有一种本能的抵触。

记者:有没有问过制片方,为什么老找你演坏女人?

杨蓉:没有。我的理解是,可能他们看了我的一些作品,觉得我是这样的,适合演这个角色吧。但我现在也在尝试一些不一样的,演完小寒之后,接的角色好像没有坏的了。

记者:有没有想过,“我明明长得阳光可爱”?

杨蓉:我记得《情定三生》里有一句台词说,“呀,这个姑娘真好,一看就是心善的人。”看到网友说,“你这样是不是要气死很多来找蓉蓉演坏人的导演和制片人,她演了那么多反角,你还说她一看就是特善良的姑娘。”没关系,你的角色是什么样的你就去做,演员不该是这样吗。

记者:你在演坏女人的时候,看到唐嫣演小白兔会羡慕吗?

杨蓉:不会啊,为什么呢?每个人有各自的戏路,也有不同的机遇和运气。我和糖糖是很好的朋友,我和她说过,“你演小白兔已经演到炉火纯青了。”她演过很多小白兔,和很多团队合作,从每一个导演身上去吸取一些东西,那就不得了了。

记者:恶女和你的反差很大,是怎么有勇气去突破的呢?

杨蓉:这要谢谢于正了,在签约他的工作室之前,我基本上都演正角,我很抵触反角。他让我演了《宫锁珠帘》、《陆贞传奇》,再到后面的《云中歌》,我自己选了霍成君。之前可能像别人说的,杨蓉适合某一个路子的角色,没有突破。他让我把所有的禁锢打破了,让我去突破自己,发掘自己的潜能,我挺感激他的。

记者:如果被定义为“坏女人专业户”怎么办,万一以后找你的都是这种角色?

杨蓉:我会拒绝呀,没有人逼着我非要去演。

记者:如果再来一个比杜小寒更坏的角色,你接吗?

杨蓉:一黑到底不会的,除非她身上有我特别想去诠释的故事,或者这个人物本身很有意思,如果是单一的黑色,我就不会了。

记者:为什么一黑到底的坏女人你不演?

杨蓉:我从没演过从头到尾全黑的角色,哪怕原剧本是这样,我也希望她有层次,我希望放进我的理解。仅仅从头到尾都是黑色的,就会带给大家特别不好的、负能量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去做?因为这个负能量,在我扮演她的几个月,也会一直缠绕着我,我也会很痛苦,我又何必把这种东西带给观众呢?

记者:像毛林林在《兰陵王》中的“郑儿”,这种你会接吗?

杨蓉:那个角色找过我,刚好也是陈玉珊的戏,但是这个就像我说的,属于一黑到底的角色,就拒绝了。

“恶女”的困惑

以后买不到菜了,可怎么办?

因成功塑造反派角色惹祸上身的演员不在少数,“容嬷嬷”李明启买菜被小贩扔鸡蛋,“雪姨”王琳录节目吓哭小孩,“安嘉和”冯远征开车发现车胎被捅好几刀。

前辈的一幕幕奇葩遭遇,也令杨蓉颇为心惊。她告诉记者,自己很担心这次演完杜小寒,以后去菜场,小贩都不卖菜给她了。

记者:这两天网上骂你也挺狠的,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杨蓉:其实预料过。但怎么说呢,如果当初我《宫2》的时候被人骂,《陆贞传奇》之前被人骂,心里多少会不舒服。因为现在的很多网友不是很励志,可能会骂你家人,我觉得不舒服。但现在我看那些评论,更多会觉得好笑,已经比较能抽离出来去看那些问题了。没问题,你们就去讨伐她好了。

记者:随便大家去讨伐?

杨蓉:因为如果你看不惯这个人,看不惯这种行为,证明你心中有真善美,证明你是好的。那你就来讨伐她好了,没有关系。

记者:演恶女之后,有没有遇到过比较极端的事情?

杨蓉:我很怕以后上街,卖菜的人不卖菜给我了。开玩笑,目前为止还没有,但我真的很担心这个戏播完以后,可能大家不会卖菜给我了。

记者:他们除了来你微博骂你,还干过什么?

杨蓉:基本就是一些网友吧,我觉得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有很多是小孩子,基本上发泄就是找到我的微博,然后开始骂,“你好贱啊,你好坏啊,坏得我想弄死你啊”,就是这样的, 我觉得很好玩。

记者:有没有哪句话把你骂伤过?

杨蓉:肯定是有的,但我这个人有一个特别好的优点,不好的事情、负能量的东西,在我这儿走得特别快,我会有一种本能的健忘。我知道它肯定有过,但具体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

记者:当时觉得委屈吗?

杨蓉:会啊,我的粉丝都很贴心,他们一直说,“请大家不要把对角色的感情、愤怒放在她身上,她是很好的演员。”我的粉丝很心疼我,不想我因为角色挨骂,我和他们说没关系。因为很简单,我看剧的时候,如果谁太坏,我也会骂,我也恨,将心比心。但我想说,你可以痛恨她、骂她,但慢慢的可以看到,人性是多变的,我想让她更有内涵一些,这样也可以让小孩子看。

记者:像雪姨和容嬷嬷,她们演完那个角色可能不能翻身了,角色烙印太重了,你害怕这种情况发生吗?

杨蓉:那都是经典。一个经典的角色不代表她人怎么样,而是代表她在演技上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我不介意,没关系的,我还要演呢,又不是我不拍戏了,那大家对我的印象就永远停留在那儿了。

记者:你会有更经典的角色去超越杜小寒是吧?

杨蓉:会啊,我一直在演呢。我也担心大家觉得我只适合演坏女人呢,比如《美人制造》里面,大家会觉得杨蓉也可以很二很花痴。这也是当演员的乐趣所在,我想让自己多变,挖掘自己的潜能。正的也演过,反的也演过,很多类型都接触过了,接下去我最想演的是那种接地气的、与观众同呼吸的角色吧,那种一个小眼神就能抓住观众心的。

记者:对于又一个荧屏“经典恶女”诞生,有啥感触吗?

杨蓉: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中国微电影)


分享到:

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 《中国创业英雄》系
  • 宁夏节目主持人隐瞒
  • 月嫂之星,行业公敌更
  • “月嫂之星”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