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一周剧小说

《心尺》(一周剧小说)刘建超2017-23

2017-02-28   

d1837e0.jpg

篇目:

●《心尺》

●《瑕疵》

●《唇印》

●《跑事》

●《我什么意思》




心  尺

文 | 刘建超   


   

5bca498.jpg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郑祺喜欢搜集各式各样的尺子。


郑祺的父亲是个裁缝,在老街开着一家裁缝铺,手工缝制,工艺讲究,在老街有着很好的口碑。郑裁缝四十得子生下郑祺,自然娇宠。老街有抓周的习俗,孩子周岁的那天,铺上席子,席子上摆了许多代表着不同寓意的物件,让孩子去抓,祈求孩子将来能有个好前程。郑祺面对着花花绿绿的诱惑,左看看右瞅瞅,绕过父母故意放在他眼前的“元宝”、“官印”,抓住了郑裁缝天天离不开的量衣软尺。郑裁缝不甘心,把软尺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让郑祺重新抓,结果郑祺竟然摇摇晃晃站起来,踉跄着迈出了他人生的第一步,还是去抓郑裁缝脖子上挂着的尺子。这孩子,莫非要子承父业,长大了也做裁缝?


郑祺喜欢尺子,自己在家有把尺子玩就不闹人。上学后,他书包里总放这个软尺,课间就拿出来量墙量树,量校园后墙根的小草。班里的男女生同桌,中间划开,谁也不能超过“三八”线。班里的王大头,仗着身高体壮,总是欺负同桌女生,把课桌霸占了一半还多,同桌只要过线,他就用胳膊肘顶人家,女同桌哭了,找到班长告状,班长也惧王大头,就推给郑祺,说郑祺有尺子,给量量谁侵略谁?郑祺马上拿出尺子,认真地量了两次,说王大头侵略了十五点四厘米。同学就起哄,郑祺潇洒地收回尺子,看也不看身后掐着腰瞪着眼的王大头。


放学路上,王大头把郑祺堵在了河边的木桥旁,手里拿着根枝条。王大头说,你不是会量吗?我说手里的枝条有一米二,你量量。


郑祺拿出尺子量过,说,一米一。


一米二!


一米一!


王大头的枝条抽在郑祺的身上。


一米二!


一米一!


枝条又落在郑祺身上。


一米二,你再给我量。


郑祺拿尺子量过,一米,你刚才把枝条打折了。


王大头气得哇哇叫,夺过郑祺手中的尺子扔进了河里。


郑裁缝抚摸着郑祺的头说,你做得对,孩子。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心正,尺子就正。


郑祺大学的专业是工程建筑,学业紧张了,收集尺子的喜好没有变。各式各样的尺子装了几个纸箱。


郑祺在宿舍里经常给大家表演量尺寸的游戏,屋子里凡能看到拿到的物件,郑祺就用手指来丈量,结果也和尺子量的不差分毫。更绝的是,他还能目测出你两眼之间的距离,手臂的长短,步幅的尺度。学校开运动会,宿舍的李子掷铅球。第三次投掷的距离刚报完,郑祺就提出质疑,认为测量有误差,至少有三公分的误差。测量的同学撇着嘴不服,重新一测,果然差了3公分。李子凭着找回来的三公分,拿了第二名,在学校食堂狠狠请了宿舍的哥们。


郑祺毕业分配到建设局,要和大大小小的开发商打交道。郑祺专业的知识,果敢干练的作风很受上级赏识,六年的历练,郑祺升任局长,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郑祺喜欢尺子,还将搜集的老木尺子包装成精美的礼品,送给同事朋友。尤其是朋友家只要添丁,他是必定要选个好尺子送给人家,还寓意为孩子长大会成为赤子,爱国爱家孝敬父母,正直做人。朋友都说他抠门,他呵呵一笑,礼轻寓意重。


郑祺再次见到老同学王大头是个午后。王大头已经是财大气粗的开发商,手眼通天的人物。新经济开发区建设,王大头的公司拍下了好几个大项目。


枕云阁茶社布置的古朴典雅,悠扬的古琴曲缓缓缭绕,是个静心养性的好去处。在檀香氤氲的包厢里,郑祺和王大头品着茶,天南地北地闲扯。


郑祺知道王大头约他喝茶的缘由。王大头开发的几个小区竣工验收,有人举报单元实际面积与施工图纸有差异,却被王大头打通关节过了关。郑祺带着调查组去了现场,查看了情况。郑祺说,至少有百分之二的误差。工作人员测量的结果是百分之二点一,每个单元面积少了二点七三平方米,惊奇地咂舌。


茶过三泡,王大头沉不住气了,老同学,你就大度些,把此事置之度外。我不会亏待你。


郑祺押了一口茶,老同学,你这两个小区,八百套住房就要昧下老百姓一千多万啊,这钱你就挣得安心?


王大头说,老同学,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我也不为难你,误差总会有的。差一平米,行了吧?给个面子。


郑祺摇摇头。


王大头拿出一个纸袋放在郑祺眼前,美金,五万。一平米!


二点七三平米!


王大头又拍出一个纸袋,一平米!


二点七三平米!


王大头的脸有扭曲,老同学,别把事情做绝。处世小心为妙。


郑祺站起身,说,老同学,我又不是没有挨过你的枝条,呵呵。谢谢你的茶,真是好茶啊。送你一把我收藏的木尺,告辞了。


郑祺步出茶社,正是秋高气爽的季节。






瑕 疵

文 | 刘建超   


   

09b.jpg

孟主任对手下的人要求很严格,有时近于苛刻。他常挂在嘴边的词就是“瑕疵”。瑕疵这个词真是太好了,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瑕疵:微小的缺点。有缺点,还不大,虽然不大,还是有缺点的。况且瑕疵说起来也很雅,很显水平的。一般人对瑕疵这词弄不明白,不查查字典还真被罩在云雾之中。


孟主任手下的人,都是有瑕疵的。老李,资格最老,伺候了五任主任,主要是写材料,耍笔杆子。老李每次写的材料都要被主任退回几次才行。孟主任指点着材料,第二自然段里明显有瑕疵嘛,回去再润润。孟主任一句话,老李就得加班,忙到深夜。司机小姜,往外跑腿的事全由他负责,当然大都是被孟主任支应去的。过节办福利,单位每人一袋苹果。孟主任会打开一箱,逐个检查,然后拍拍手说,小姜啊,辛苦了。总体来说办的不错,但还是有瑕疵啊。你瞧,大小个头不均,上面的大,下面的小,口感也差了些,经验还不够老道哇。小姜都挨批了,大家也就不说什么了。只有小姜清楚,供应苹果的人是孟主任的亲戚,什么都订好了,自己只是出个苦力而已。打字员佳佳,年轻漂亮,字打的又快又好。孟主任对佳佳的评价是,整体上看大面上过得去,就是臀部差点,有瑕疵。常言说得好,女人妖不妖,屁股长的翘。女人的臀部翘起来才好看,有动感。结果,佳佳一有空就练吊臀,在孟主任面前晃得两个屁股蛋跟跳摇摆舞似的,孟主任眉头越皱越紧,佳佳这瑕疵可是越来越大了。


单位分配来个大学生叫毕生,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毕生桀骜狂僻,根本没把单位那点事当回事。毕生的志向大的远了去了,现在落魄到这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单位也只是个权宜之计。毕生最不服气的就是孟主任,每天啥事都不做,只是像个工头似的,把活一分配,自己就坐在屋里喝茶看报。别人活干完了,他再挑点瑕疵就下班了。尤其是毕生了解了孟主任的底细,根本没什么真才实学,完全是溜须拍马,靠女人的关系混上主任的位置。毕生可不是这样,毕生在大学就是校报的主编,上大四为一家大报写过一篇评论,洋洋洒洒五千多字。据说当时的责编把通篇文章看完,只改动了一个字。终审时,被责编改动的那一个字,又让主编改回来了。牛不牛?


你毕生牛不牛,那是在学校的事。单位的事是孟主任说了算。为了煞煞毕生的锐气,孟主任就根本不分配毕生的活,别人忙的团团转,只有毕生一个人在游手好闲。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光拿钱不干活,毕生受不了,就去找孟主任。


孟主任喝着茶,在电脑中玩游戏,根本不搭理毕生。毕生趾高气扬,豪情壮志地说了十分钟,孟主任还在玩游戏。毕生降低了声调,就事论事地陈述了半个小时,孟主任游戏玩的正酣。毕生彻底的没了脾气,开始哀求,声泪俱下地哭了一个钟头。孟主任的游戏过了关,心情舒畅地伸伸腰,好吧,年轻人想工作是值得鼓励的事情嘛。你就把下个月联席会的材料搞出来吧,三天后交稿。


还用得了三天,太小看人了。毕生回到桌前,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完成了任务。孟主任看毕生交来的材料,只用了不到十秒钟。不行,重新写吧。孟主任当着毕生的面,把手中的纸变成了碎片,飘落进纸篓。


毕生写了三稿,都被孟主任给毙了。毕生有些气愤,也着急了。没办法,毕生只得去请教老李。说实在的,毕生也有些瞧不起老李,介天对主任点头哈腰的,每次被主任指出有瑕疵,他都必恭必敬地诚恳改过。老李的材料是被主任批评最多的,但每次最后都是顺利通过。


老李看了毕生的几稿,羡慕地说,到底是当代年轻人,名牌大学的,写出的文章就是漂亮。一稿比一稿好啊。


毕生说,可主任都给毙了啊。


老李镜片后面的松散眼皮翻了翻,狡黠地说,瑕疵,知道吗?你的材料里缺少瑕疵,嘿嘿。老李拍拍毕生的肩膀,走了。


毕生挠着头,看着满桌子的材料,琢磨老李刚才的话,恍然大悟。玄机就在瑕疵里啊。毕生拿出第一稿,把第二自然段的秩序搞乱,再把最后一段的内容删得前言不搭后语。听到孟主任的脚步声,毕生故意做出冥思苦想的神态。


第二天,毕生把材料又交给孟主任,孟主任看看材料说,总体还不错,但是有瑕疵。第二段和最后一段再润润。


毕生不久就递交了辞职报告。孟主任吃惊地说,这么好的单位可是不容易进啊,你还有啥不满意的吗?


毕生说,单位嘛,总体上说,还不错,可还是有瑕疵。




唇  印

文 | 刘建超   


                   

842.png

周正,男性,人长得周周正正,穿戴大方得体;说话,不紧不慢;办事,不急不躁。在单位说重要不重要,说不重要也离不了的部门当个主任。周正的单位是个实权衙门,每天迎来送往的事很多,接触各阶层的人也多。周正在部门待人接物做得周到随和,周正与单位各部门的关系也融合得风调雨顺,周正的为人处世在单位内外都有着极好的口碑。


周正的工作业绩,人人眼里都有杆秤,每年的先进都少不了周正。奇怪的是,几年来,单位提拔了不少干部,几乎各个部门的负责人都得到了升迁的机会,只有周正在原地踏步。周正是不太在乎的。周正的处世格言是“三好”:工作好,身体好,家庭好足矣。工作好自不必说,身体好是周正最得意的,上中学,周正学过体操,上大学,周正是校游泳队的,健壮的体魄倾倒了不少窈窕淑女。周正的妻子就是当年的校花,在一次校运动会上,周正百米自由泳得了冠军,校花给周正送了鲜花。毕业后,校花就成了周正的贤内助。双休日,周正一家三口外出游玩时,总是能惊羡许多路人的目光。


周正没有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即便是在官场上的一些应酬,周正也是做到洁身自好。年终,单位头儿带着全体中层干部在月牙酒店聚餐,喝得半晕,去洗脚城泡脚。一双双大臭脚泡到木盆里时,只有周正纹丝不动,说自己皮肤过敏,经不得泡。周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大伙都泡完了,捏完了,周正也跟着一起走,周正明显感觉到大伙不爱搭理他了。单位的头在与大家分手时,唯独没有与周正握手。以后再有什么集体活动,也没人通知周正了。


这还不是最糟的。情人节那天,周正和妻子到他们曾经约会的情侣岛重温旧梦,叙说当年,不知不觉中已过了午夜。两人沿着河滨往回走,在幽静的林荫道上,碰上一对相拥一起的情侣。擦肩而过的时候,周正无意间扫了一眼,正巧那对情侣中的男人也抬眼看了一下周正,两人瞬间的对视,连忙都扭过头。周正的身子一颤,手心沁出湿漉漉的汗。妻子觉察出了异样,忙问,怎么了,你。周正攥着妻子的手不说话,回到家里才长长地吐出口气。妻子问,到底怎么了?周正说,刚才碰到的那男的是单位的头。妻子说,碰到头有啥紧张的。周正说,问题是头搂着的女人不是头的老婆。妻子的手也开始出汗了,坏了,那你不是探到人家的隐私了吗?我说咱晚上不出去吧,你偏要去回顾浪漫,这下可好,把人家的浪漫事也回顾出来了吧。


周正浑身不自在,平生第一次失眠了。


周正以后的日子竟然不能维持自身的平静了,尤其是每次碰到单位的头,他就手心出汗,像是欠了人家钱似的。头儿开会只要在讲话中口气严厉地说某件事,周正就觉得头是在敲打自己呢。无论在什么场合,周正绝对不开男女之间的玩笑,也不参与此类的话题。周正第一次感觉到人活在世上,还真有累的时候。


周正病了,查不出原因,搞不明白道理,反正是浑身不舒服。妻子找来周正大学时最好的朋友陪他聊天。朋友听了周正的烦恼,说,你有没有啥把柄在单位头的手里。周正坚定地摇摇头,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朋友拍拍周正的肩膀:老朋友,水净则无鱼啊,你怎么能不给领导留点把柄呢?


周正扭扭捏捏地找到单位的头请假,一个大学时的朋友来了,想请个假陪朋友转转。头看着周正的表情,神秘地说,是个女朋友吧?周正红着脸,点点头。头儿说,去吧去吧,好好玩玩,叙叙旧情啊。周正走了,回到家蒙头大睡。睡足了觉,周正让妻子抹上口红,在自己的腮部留下了唇印。周正到单位,找到头说,远道来的朋友玩的尽兴,还想多呆几天,能不能再请一天假。头的眼睛在周正的脸上扫到了那枚红唇印,兴奋地说,好哇,周正,老实交代,是不是和朋友旧情复发了,这证据都留在脸上。周正慌忙掏出手绢在腮帮子上胡擦。头哈哈大笑,泪都下来了。周正说,头儿,这纯属意外,您可千万别对我老婆说。头儿摆摆手,说,男人嘛,哪能没有点风花雪月。好,给你两天假,痛快玩去吧。


周正和头儿的关系空前的滑润。不久就有小道消息说,周正要被提拔,上面正在考察呢。头说的,肯定错不了。

 



跑  事

文 | 刘建超   


   

84b3e8b.gif 

“有件事,你给跑跑”。乡下来的一个远房叔叔,不自在的坐在沙发上。


远房叔叔从南方贩回批货,集日拉到街上去卖,占道经营被城管把货给收了。


“这事,你得给跑跑,乡下人弄俩钱不容易。咱村就出你一个在外端公家碗的主儿。那些货值百十块钱呢,你婶子在家成天唠叨,说你小时候还吃过你婶子的奶呢。这事,你得给跑跑”。叔便不再说话,闷头吸烟。


在我们乡下都这样,谁家有事,大家都去帮忙,主家往往只对头下进家的人说说事,然后就闷着头一声不响的吸烟,以示这件事的压头胫程度,随后由头一个进家的人再对第二位、第三位进家招呼事的人传述。大家忙乎着为主家跑事,主家便添柴做饭,把帮忙跑事的人叫来招呼一顿,也没啥好吃的,粉条烩菜,烙几张白面馍。


“叔,那你就先歇歇,我去看看“。叔灾难深重的点点头,一副杨白劳的样子。我连忙骑上自行车出门找熟人。


我这人好静不好动,性格也不外露,生活圈子小。出了门才感到心中空空,不知该往哪儿去。平时只与同学小龚尚谈得来,就骑车奔了小龚家。小龚说,这有啥难的。不就值百十块钱吗?给他一百元,说东西被处理了不就结了?我说不可不可,叔要的是被扣下的货,给他一百元没啥,下次再扣下一千元,五千元咋办?小龚挠头想了想,我有个朋友的媳妇好像是城管上的,我俩一起去找找看,我掏出50元买了两瓶酒。小龚说,我那朋友没别的爱好,就是爱喝几口。


小龚的朋友大大咧咧的,一见酒就有了精神,打开一瓶,端了盘咸菜就“咕咚”、“咕咚”掀进肚子半瓶,然后打着酒嗝:我媳妇在城管上只打个杂,送送报纸,烧烧开水。这段时间城管抓得挺紧,我媳妇都不能按点回家,这种事得找城管的主任。主任我们打过几次交道,今年春节还请到家里喝了一顿,他酒量不行,三两酒就给他灌晕了,吐了一屋子……我忙打断他:那我们快去找找他。急啥,我和小碾也好长时间不见面了,你小子没事从不来看看哥,来,来,罚你一杯。小龚干了一杯说:哥,咱还是先办事,我这位朋友家里还有人等着哪,事办完了,我陪哥喝个一醉方休。


我感激的握了握小龚的手。还是小龚善解人意,我那媳妇就不耐烦我乡下老家来人,嫌人家随地吐痰,乱磕烟灰,说话喷吐沫,吃饭“唿噜唿噜”带声,这件事办不成,我这位远房叔叔再住下几天,我就算掉进地狱了。


小龚的朋友看看表说,这都中午了,找到人家,正是吃饭的时候。我连忙说:不碍事,中午我们一起吃饭。于是我们三个人打的到了城管,找到了主任。主任讲了很长一段有关整顿城镇秩序,创建文明城镇的大道理,然后我们一同走进了一家餐馆,酒足饭饱,我结了250元饭钱,又往主任兜里塞了几盒“红塔山”。主任边用牙签剔着牙边说:“这次我就送个人情,我写个条子,你去找小李吧”。


我拿着主任的条子去找小李,觉得就这们去是不是有点伏势欺人了,又去买了兜水果小心翼翼敲了敲门,开门的人见了我惊喜地喊:刘老师,您怎么上这来了。见我有些疑惑,他笑了,您忘了,你给我们讲过臬写小小说嘛。我记起来,寒喧几句,说了我此行的目的。小李说,就为这点事呀?来来来,我帮你打个麻袋装回去就是了。我们也是吓唬吓唬人的,哪能真收了人家的东西。小李帮我把东西抬上出租车,我才发觉主任写的条子还装在兜里呢。


叔见我拉回的那包东西,脸上露出了笑:中,中,娃能跑事了。


送走叔,我将屋里又拖又擦,自认为妻子回来能过关了,才坐下舒了口气。


第二天清晨,叔又敲开我的门,旁边还跟着个女的。叔说:“这是你表妗子,她娃无照开车,撞了人,被派出所抓了。这事,你得跑跑”。我差点背过气去。






我什么意思

文 | 刘建超   


   

3b592c7.jpg

暖枫魂一样飘到我身边,神秘地说,你收到信没有?


信?什么信?你离我远点,让人看见有点暧昧。


呸,想得美。匿名信,告局长的。


告局长什么?


多啦,厚厚的十几张,吃喝嫖赌,局里有个女的长期和局长私通,你说会是谁?


别贼喊捉贼啦,该不会是你吧?


去你的没正经。各科都收到这封信了,你就没收到?


没有,真的没有。


暖枫魂一样飘走了。


泰克呼啦啦一阵尘风般扑到我桌前。


听说你还没收到匿名信。


我干吗非要收到匿名信?


各科的头儿都收到了,你这儿没收到,说明了什么?


说明我和局长的关系铁,别人想拉我入伙,没门!


是呀,话又说回来,说明你,或你的科里有问题,有鬼。匿名信可能从你这儿出去的。你没有必要再给自己也寄一封信嘛。


你胡说,那我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所以说不正常嘛。上月因为配个副科长,局长征求你的意见,你不是给否掉了嘛。


我那是从工作出发,再说,局长也同意了我的意见。


可偏偏就这当儿出了匿名信,偏偏你又没收到,这不是节骨眼上?


泰克像断了线的尿,刹那间就没了影。


纪委书记圆圆胖胖的跟一袋面似的挪了进来。鲁科长啊,最近局里面有什么反映啊。


没啥反映,安定团结。


呃,别报喜不报忧哇。今天是不是就有点不正常啊。


没啥不正常,你是不是说匿名信的事?


是的是的,你也收到了吧,应该通过组织解决问题嘛。


我没有收到匿名信。


不会吧,各科我都转了一下,大家都把匿名信交给我了。你也交给组织吧。


我真的没有收到什么匿名信。


小鲁哇,那信上说的都不是事实,那种信你留着也没什么用处。


我以人格担保,我真的没有收到信。


好吧,小鲁,话我也说到了,交不交你自己看着办吧。


纪委书记艰难地磨出了屋。


暖枫看着我的眼神明显不像以前那么热乎了。


泰克也时不时地垫我几句二话。


纪检书记见我时似笑非笑的脸让我揪心。


局长似乎也有些对我爱理不理的。


我招谁惹谁啦?


写匿名信这王八蛋也真他妈混蛋。


要寄信都寄嘛,干嘛把我给隔了,都是个他妈的科级。


这比告我的匿名信还叫人难受呢。


两个月后,一封信轻飘飘地飞到我的案头,匿名信!


发出日戳,两个月前的。这邮局也真是,一封信走了两个月。


我找到暖枫,我收到信了,今天刚收到,邮局耽误了。


暖枫说,呵呵,我是不是还在上幼儿园啊?


我找到泰克,我收到信了,今天刚收到,邮局耽误了。


泰克说,拉倒吧,你连咱哥们儿也想胡弄?


我找到纪委书记,我收到信了,今天刚收到,邮局耽误了。


纪委书记说,小鲁哇,当初你不交,现在又主动交,那意思可就不同啊。


我找到局长,我收到信了,今天收到,邮局耽误了。


局长说事态刚刚给平息下来,你就到处宣扬有告我的匿名信,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是呀,我什么意思,我?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于本文 

●《心尺》原发《啄木鸟》《山东文学》《小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

●《瑕疵》原发《青春》《新课程报》《小小说选刊》 

●《唇印》原发《山东文学》《小说选刊》《文学与人生》《小小说选刊》

●《跑事》原发《百花园》《小小说选刊》《牡丹》

●《我什么意思》原刊发《写作》《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转载




关于作者


66e5c54.jpg


刘建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金麻雀网总编辑,河南省小小说学会副会长,洛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82年开始文学创作,在《小说界》《小说林》《作品》《芒种》《解放军文艺》《北京文学》《啄木鸟》《金融时报》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评论800多篇;出版有小说集《永远的朋友》《遭遇男子汉》《老街汉子》《怀念一只被嘲笑的鸟》《没有年代的故事》《英雄传说》《只要朋友快乐着》11部。获第二届、第六届小小说金麻雀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



❖ 名誉主编:刘海涛   ❖ 影视顾问:李嘉  

❖ 执行主编:梁健     ❖ 美编:了了


68411d1.gif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 小王子
  • 笑话
  • 《幸福专家》
  • 赌神5终极一战
  •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