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一周剧小说

《何时何地受过何种处分》(一周剧小说)滕刚2017-22

2017-02-28   

66426d4.jpg

何时何地受过何种处分

(第一种版本)

文/ 滕刚



   

6d7.jpg



张三漱洗完毕,来到厨房。妻子端来一碗稀饭,张三喝了一口,很爽,好久不吃这样的稀饭了,他由衷地赞美道:“这稀饭真好吃。”


妻子立刻走过来:“你什么意思?”

张三一急,说不出话来。他没有其他意思,他真的是赞美,由衷的。张三捧起碗想再喝一口,妻子把碗夺过去,连碗带粥扔进了垃圾桶。


妻子十分激动:“你说啊?你怎么不说啊?这稀饭真好吃?不想吃稀饭就直说。你嫌我饭做得不好,你自己做。你嫌我老,嫌我不好,可以离婚。我这日子怎么过,处处要看你们的脸色,吃再多的苦都没用。你不要以为你挣两个钱回来就了不得,我出去打工,我不能坐台,我可以卖茶鸡蛋吧?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自己做饭给自己吃!”


妻子大哭起来。

几个邻居过来问怎么回事,张三急得说不出话。妻子把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联系结婚十年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邻居们听。邻居们听后都怪张三不好,都说你怎么能这样对你老婆呢,她人蛮好的。


张三到车棚,推车准备去上班,看见母亲正在西厢房做第六套广播体操。张三走过去,打开厢房的两扇窗子,想不说,还是说了:“妈,不要在家里练,对面公园,有树林,空气新鲜,对身体好。”


母亲立即收操问:“你什么意思?”张三一急,话说不出来。母亲说:“说啊,你怎么不说啊?把想说的都说出来。我肯定走,我现在就走。我才住过来几天,你们就要我走。


你们不要我走,我也会走的。你们要我住过来,只不过是做给大家看,我知道你们坚持不了几天的。你也不要为了我跟你妻子吵,你看你们吵的。”母亲一边哭着一边整理行李。


张三抱着行李不让母亲走。邻居们闻声赶来,问怎么回事,张三说不出话。母亲把事情发生的经过联系这么多年来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讲给邻居们听。邻居们听后都怪张三不好。


邻居们都说,你就让她住下吧。她毕竟是年过七十的人啦。母亲还是叫了一辆三轮车说:“你叫我走,我肯定走。我从此不会踏进你们家门一步。”张三跟着三轮车跑了一段,母亲哭着,还是走了。


张三踉踉跄跄来到公共汽车站,一辆大巴正好开过来。张三随着拥挤的人流上了车,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汽车开动后,张三才发现车厢里很拥挤。他身边站着几个老人,他们惊恐地抓住吊杆,身子晃来晃去。


张三想开口把座位让给旁边一个老人坐,想想,没说。张三站起身,把位置让开。没人坐。他们明明看见位置空下来,为什么不坐呢?张三觉得自己站在旁边不妥,就径直向车厢前挤去。


他挤到门口掉头一看,那位置仍没人坐。张三又挤回头,来到座位旁,对一个颈项戴着石膏圈的老人说:“这位老同志,你请坐吧。”老人吼道:“你什么意思?”张三一惊,说不出话来。


老人吼道:“你怎么不说啊?谁是老同志?你既要做婊子,又要竖牌坊。把位置让给老人坐,让就让,做什么戏?还要找一个替死鬼,什么老同志?你看看,在座的我最老吗?


你知道我才多大,我还没到离休的年龄,我七十岁还没到,我还能撑杆跳高,你知道我爬埃菲尔铁塔用了多少秒?”老人一急,头晕起来。售票员和乘客们围过来,听老人把事情发生的经过一说,乘客们都说张三太缺德了,不应该拿一个老人开心。


售票员代表全体乘客,命令张三下车。张三在乘客们的唾骂声中下了车。

汽车刚擦身而过,张三的手机响了。张三一看号码,是朋友吴二的电话。张三刚准备接,又犹豫起来。


吴二的公司刚刚破产,电话接通,怎么称呼?如果仍然叫他吴总,朋友会说他讽刺他,他的确已经不总了,执照都吊销了,怎么总呢?如果叫他吴二,朋友同样会觉得张三在讽刺他。


张三仔细想想,毕竟是朋友,朋友之间有什么不能说呢?张三一接,朋友便说:“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我公司刚破产整个世界都变了?”


张三说:“都是我多虑,我居然会为怎么称呼你犹豫不决,我照样叫你吴总,你是我心目中永远的吴总。”吴二把电话搁了。张三又打过去,打了半天,吴二接了,只说了一句:“我们的友谊就此结束。”吴二就把手机关了。张三怎么打都打不进。


张三拖着沉重的步子,来到单位。单位正准备开会。局里负责纪检的领导来听听大家对公司总经理的意见,领导说了,这是个民主生活会,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于是大家一个接一个提意见,实际上提意见只不过是换一种方式赞美而已。张三是总经理把他从基层调上来的,他更想用最美最动听的语言赞美总经理,也更担忧自己话说不好会产生不良后果。


他发现他说任何话都不行,他已经不会说话了。所以轮到张三时,张三苦着脸说:“我不说,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只要一说话就会受到处分。”举座大惊。总经理脸色煞白,双手发抖。


局领导说:“你不要怕,我的工作就是处分人,有我在,你把你知道的说出来,看谁敢处分你。”张三说:“我不说,我不能说。”局领导示意大家回避。大家退出去后,局领导说:“现在可以说了吧?”张三说:“你们误解了我,我是说我不能说话,一说话就。”


局领导说:“你什么意思,你刚才说你怕处分不说话,现在我明确告诉你不会处分你你也不说。我告诉你,你知情不说,我们也会处分的。”局领导丢了一张名片给张三,说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可以打电话给我。


局领导一走,人事科长就把张三叫过去,告诉他,刚刚召开的第十三次总经理办公会决定调他到钣金车间,第一线需要充实年富力强的同志。


aa1d654.jpg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于本文

《何时何地受过何种处分》(第一种版本)原载《北京文学》2003.3期。




关于作者

滕刚已出版《异乡人》(作家出版社)《一个男人的履历表》(作家出版社)等8部小说集,《微型小说月报》杂志社社长,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微小说与微电影创作联盟执行副主席、秘书长,中国网微电影频道副总编辑,现居北京



❖ 名誉主编:刘海涛   ❖ 影视顾问:李嘉  

❖ 执行主编:梁健     ❖ 美编:了了

68411d1.gif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 小王子
  • 笑话
  • 《幸福专家》
  • 赌神5终极一战
  •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