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一周剧小说

《东洋生灵》(一周剧小说)申平2017-18

2017-02-28   

●东洋生灵

●城市上空的乌鸦

●杀鸡给夫看

●藏獒的最后时刻

●鸡血王

66d8fd9.jpg

东洋生灵

文/申平


杨老大进城去捡“洋落儿”,没想到却捡到一个人和一条狗。


这是1945年的一个秋日,苏联红军如钢铁巨流,自东北方向席卷而来。被小日本统治了13年的县城,顷刻间天翻地覆。


日伪人员死的死,逃的逃,城内和周边村庄的百姓冲进日本人的住处和他们开设的商铺,见啥抢啥。但是等杨老大闻讯赶来时,却毛也没剩一根了。


杨老大垂头丧气地往回走,忽听身后有响动。扭头一看,却是一条瘸腿白狗跟着他。那白狗的嘴里,还叼着一个军用水壶。


杨老大眼前一亮,嘿,这是谁家的狗这么仁义,知道我没抢着东西,特意给我送来了。他看那条狗的长相并不凶恶,便上前去拿。但是那条狗却掉头就走,而且走走停停,一直把他引到路边的一条沟里来。当它最后停下的时候,杨老大看见那里原来躺着一个人。


再仔细一看,不由吓了一大跳,那竟然是个穿军服的日本兵!他浑身是血躺在那里,眼睛紧紧闭着,只是肚子似乎还在起伏。


好家伙,这狗肯定也是个日本狗!它这是拿水壶当引子,要我来救它的主人哩!但是杨老大的第一反应,却是弯腰捡起一块石头。


狗日的小日本,你们欺压我们这么多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还指望我来救你!老子砸死你个狗日的!可是杨老大往前一凑,那狗却呜呜地吼起来,露出尖利的牙齿。


哎哟,还挺忠心的嘛。那好,那你们就在这里自己等死吧,老子走了。


没想到刚迈出几步,那狗却追过来,用嘴咬住了杨老大的裤脚,喉咙里发出了哀嚎之声,好像在乞求他。随后那狗又跑过去,用舌头舔去日本兵脸上的血迹,这下杨老大看清了,这日本兵还是个孩子,最多也就十七八岁。


他马上就扔了石头,心说一个孩子能有啥罪恶呢?罢罢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谁让这狗这么通人气,把我引过来了呢!他想着就去把日本兵背起来,带着那条狗回了家。


杨老大家住山脚下,很偏。家里只有他和老伴。他把日本兵放下,跟老伴说了事情经过。老伴听了,就格外多看了那狗几眼,说这狗这么精啊,也许咱们活该救他。然后就忙着烧水熬汤去了。


杨老大脱去日本兵的衣服,看清他伤在腿上。正好家里有红伤药,杨老大就给他上药包扎。期间日本兵疼醒了,尖叫起来,接着又昏迷过去。杨老大包完他,又把白狗受伤的腿也包了一下。白狗摇着尾巴,眼睛红红的,好像很感动的样子。


接着就喂汤喂饭,也喂了白狗。这一兵一狗,就这样在杨老大家待了下来。


日本兵是第三天才清醒过来的。看见中国人,他很害怕,后来看见白狗在,他才慢慢平静下来。他竟然通一些汉语,说他叫相山,18岁,是专门喂养那条狗的。那条狗是条军犬,它的命比他还要值钱。


家里一下多了一人一狗,粮食很快就不够吃了。老两口就吃糠咽菜,把省下粮食给相山吃。白狗腿好了,竟然知道上山去打猎,把野鸡野兔什么的叼回来。老两口把野味炖了,仍然舍不得吃,肉给相山吃,骨头给白狗吃。


有一天,相山终于知道了真相,他感动得泪流满面,趴在炕上给老两口磕头,说你们就是我的中国爸爸和妈妈!这下杨老大高兴了,他说:我一辈子没儿没女,你就留下来当我的儿子吧。还有白狗,也算是咱家一口人了。


这期间,也有人来查过相山的身份,却被杨老大巧妙地应付过去了。

转眼冬去春来,相山的身体完全康复了。他身体好了,事情也来了。相山开始嫌老两口生活不文明、不卫生,经常谈论大和民族如何优秀,嘲笑中国人如何愚蠢。对这些话,杨老大有的听不懂,有的装糊涂。


可是这天,相山突然提出要带白狗回国去。老两口一时目瞪口呆。

怎么劝都没有用,相山坚持要走。万般无奈的老两口,只好把一些话说给白狗听。白狗听得非常认真,好像听懂了一样。


这天半夜,杨老大被一阵狗叫声惊醒,起来一看,相山身背包袱,正准备出门。白狗拦在院门口,不让他走。杨老大一时觉得心都被掏空了,急忙扑过去喊:孩子,你不能走啊!说着上前死死抓住了他。


谁也没有想到,相山竟然把杨老大死命一推。老汉猝不及防,仰面重摔。后脑勺恰恰碰在锋利的镐尖上,可怜他蹬了几下腿,就不动了。更不可思议的事情随即发生了,只见那条白狗突然怒吼着跳起来,张开大嘴直取相山的喉咽……


后来,这条日本军犬就与杨老太太相依为命,一直走完生命的全程。



8961825.jpg


城市上空的乌鸦

文/申平


北方城市的一个朋友来电话,娓娓向我讲述了一个有关城市乌鸦不可思议的故事。


奇怪!真的是很奇怪。我的朋友这样开始了他的讲述。他说,你不会忘记咱北方的乌鸦吧,那种既聪明又讨厌的鸟,咱这地方管它叫老鸹的。


我当然不会忘记乌鸦,而且我的脑子里立刻就出现了乌鸦的形象,我的耳边甚至还响起了乌鸦那哇哇的叫声。记得小的时候,秋日的天空上有时会出现大批乌鸦,在你的头顶上密集盘旋。每到这时我们就会拍着手大声喊叫:老鸹老鸹你打场,过年给你一只羊。你不要,我抢着,你丢了,我捡着……


我的朋友继续说道,这几年,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乌鸦竟然进城来了。我指的是一到晚上,它们就成群结队地进城来过夜了。它们就住在城市的高楼顶上,在那上面哇哇叫,在那上面拉屎。一到晚上那里就成了乌鸦的天堂。


你想,楼房的主人和周围的居民怎能容忍它们如此放肆呢,于是就上楼驱赶。先是拿棍子打,后来用鞭炮炸。但是这些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人一来它们就飞走,等人一走,它们就又飞回来,跟你捉迷藏。人气急了,就组织起来轮流值守。


你知道咱北方冬天的夜,嘎嘎地冷,冻得人在上面跑步跳高。乌鸦一看,就又转移到别的楼上去。那里有人再赶,它们就落到路边的电线上,有一回把电线都压断了,造成大面积停电。而且它们早上撤退的时候,还故意往行人的头上、过往的车上拉屎,进行报复,你说它们有多么讨厌。


听到这里,我的脑子里出现了人鸦大战的场面。我在想乌鸦所以到城里过夜,一定是它们觉得城市会暖和一些。如果它们不吵不闹不拉不尿,也许人们会容纳它们。但是它们天生大嗓门,又不讲卫生,当然就惹得人不高兴喽。


想到这我暗自庆幸南方没有乌鸦。南方只有一种类似乌鸦的鸟,黄嘴,体型偏小,它们在地上蹦跳的时候很像乌鸦,但是它们一飞起来,翅膀花花的又像是喜鹊。我经常怀疑,这是乌鸦喜鹊在南方的变种。


我的朋友在那边清了一下嗓子,他继续说,那段时间,乌鸦问题成了城市管理的一个大麻烦。市民纷纷呼吁,要求市政府想办法解决乌鸦问题,市长也亲自过问了。可是乌鸦是鸟不是人,你赶它不走,下文件它也不听,这可把人气坏了。


后来实在没辙,经过层层请示汇报,出动了武警部队,开枪打了一次。事情就坏在这里了!开头还管用,乌鸦有几天没来。可是过了几天,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那么多的乌鸦来,遮天蔽日的,先是在城市上空盘旋,接着就像一片片乌云一样扑下来,覆盖了城市的所有楼宇街道,它们哇哇大叫,震耳欲聋,人一赶就飞起来去啄人的脸,那架势就像要和人决一死战似的。


你说这东西厉害不厉害!一时把人都弄得束手无策了。

天啊!我说,乌鸦难道疯了吗?你快说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了?


最后的结果,打死你你都想不到。直接告诉你吧,是一群小学生解决了问题。你别打岔,听我说完。这天一个小学生写了一封信,是写给乌鸦的。


信的内容大概是说,乌鸦先生,我知道你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动物之一,你能够喝到瓶子里的一点点水,还能用脚踩住鱼线,把鱼从水里拉出来,可见你智慧非凡。


现在你们跑到城市里来,按理我们也应该欢迎。可是我们的城市实在太拥挤了,你们的叫声也太大了,你们已经影响到我们的正常生活了。


你们能否回到你们自己的家去呢?假如大人们有什么对不住你们的地方,就请你们多多原谅。飞走吧,亲爱的乌鸦,把城市的安宁还给我们,我们会感谢你们的。


信写完了,班里的几十个同学每人复印一份,一起走到街头上去,他们排好队,对着乌鸦集体朗读。你别以为这是笑话,乌鸦好像真的听懂了。


它们先是几十只起飞,在孩子们的头顶上飞舞,然后竟然真的飞走了;接着,所有的乌鸦就像接到谁的命令似的,一批批全都飞走了,飞走了。从此,它们再也没有来过。你说这奇怪不奇怪呢!


这真的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放下电话,我在书房里久久徘徊,我在反复咀嚼回味着这个故事,想象着大批乌鸦在小学生的朗诵声里慢慢飞离的场面,那该是多么震撼人心的场面啊!


同时,我也在想这个故事的深刻含义以及它的真实性。我决定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以便有更多的人分享。



1586944.jpg


杀鸡给夫看

文/申平 


1、傍晚,夫妻俩到江边去遛鸡。


男人怀里抱着公鸡,女人怀里抱着母鸡;他们走到江边,一起把鸡放下,然后说:龙龙,花花,你们自己去玩吧。


两只鸡好像听懂了他们的话,撒欢蹦跳跑向草地;他们呢,也坐在一棵树下,互相依偎着偶偶私语。


落日的余晖洒在江面上,江水金光闪烁;落日的余晖也洒在鸡和夫妻俩的身上,他们就变成了金鸡和金人。


女人指着公鸡说:龙龙其实就是你,你看它有多帅!迷死人了。

男人指着母鸡说:那你就是花花咯。你看它有多漂亮,爱死人了!


两人相视一笑,居然忘情地搂在一起。那边,公鸡捉到一只虫子,咯咯地呼唤母鸡过去吃。母鸡吃了,又冲公鸡咯咯地叫,很亲切、很幸福的样子。


鸡和人,组成了一个童话世界。



2、傍晚,夫妻俩又到江边去遛鸡。


男人怀里抱着母鸡,女人怀里抱着公鸡。他们把鸡放在草地上,又到树下卿卿我我。


男人说:龙龙和花花来咱家有一年多了吧?女人说:是啊,买的时候它们就像小绒球,没想到现在也长大成鸡了。我们每天来遛鸡,还有人笑呢。男人说:管他!什么东西养久了都有感情。


女人说:忘了告诉你,花花昨天下了一个蛋呢。男人说:真的啊?他的目光在女人身上逡巡,忽然在女人耳边说: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下个蛋了?女人推了男人一把:去你的!


那边,传来公鸡母鸡嘶哑的叫声。望过去,原来是公鸡骑到了母鸡的背上。男人便坏笑,女人的一张脸便像母鸡生蛋一样红。


3、傍晚,夫妻俩再到江边去遛鸡。


男人一手抱着公鸡,另一只手抱着母鸡。女人走在他的身边,可以看见她的肚子已经隆起。男人把鸡放在草地上,又搀扶妻子慢慢坐下。女人就势躺在男人的怀里,手抚肚子发出轻轻的娇吟,样子就像一只幸福的母鸡。


两个穿着暴露的女子从他们的身边走过,男人的目光便有点游移。

女人说:看啥呢,不许看!男人说:没……没看啊!


那边,又传来一阵鸡叫。望去,不知道江边何时多出了几只母鸡。龙龙兴奋异常,在母鸡群里东奔西跑。花花站在一旁,一副很失落的样子。


女人说:天哪,龙龙好花心啊!快去把它捉回来。男人说:管它干什么!好公鸡只有一只母鸡是不够的。女人看了男人一眼,突然站了起来,她冲花花大声喊:花花,走!我们回家。


4、傍晚,女人挺着肚子,独自到江边去遛鸡。


女人把两只鸡放在草地上,然后艰难地坐下来。她呆呆地望着夕阳,目光中充满忧郁。


手机响了,里面传出男人的声音:老婆,今天我真的又有重要应酬,对不起。女人说:你已经连续20多天有应酬了。男人说:人在江湖,没办法……男人话音未落,手机里却传出一个女人放荡的笑声,手机马上挂断了。


那边又传来鸡叫声,望去,那几只母鸡又来了。龙龙又把花花扔在一边,去和那几只母鸡嬉戏。


女人的脸上充满了怒气。她起身走过去,一把抓住了龙龙的脖子,把它提了起来。我让你花心!她在龙龙身上使劲打了两下,然后把它丢开。龙龙清醒以后,却又去追逐那几只母鸡。它爬到一只母鸡的背上,和母鸡一起快活地大叫。


女人站在那里,眼睛里渐显杀气。她走过去再次抓住龙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对着它的脖子就是一刀。


龙龙耷拉着脑袋,在地上痛苦挣扎,最后倒下。几只母鸡早已逃得不知去向,只有花花呆若木鸡站在一旁。


女人掏出手机,大声地说:你赶快到江边来吧。我把你给杀了!你再不来,我把自己也给杀了!说完,她瘫坐在草地上。


20分钟后,男人开车赶来。他一眼看见倒在血泊中的龙龙,不禁大叫一声,也呆若木鸡地站着。这时花花跑到龙龙身边,开始咯咯地叫,声音凄惨。


奇妙的是垂死的龙龙听到叫声,居然重新睁开眼睛,再次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这一幕令男人女人都震撼了。女人立即跑过去,跪在地上把龙龙的脖子复位,并掏出手帕给它包扎。


边包便哭道:龙龙,对不起,我不该杀你!我杀你是为了给他看呀!男人泪流满面,掏出手机拼命拨打120……


5、傍晚,男人独自到江边去遛鸡。


男人的怀里只有母鸡。他走到江边,放下母鸡,说:花花,你自己去玩吧。然后就坐在树下,冲着夕阳发呆,目光中充满懊悔。


花花在草地上形单影只,它咯咯地叫着,东张西望,显然在寻找龙龙。它不知道,龙龙已经死了。尽管医院破例为它做了一次缝合手术,但是因为刀口太深,流血太多,龙龙虽然坚强地活了两天,还是死了。


这两天,花花几乎不吃不喝,不停地呼唤着,仿佛在说:龙龙哥,你快回来啊!


男人摇头叹气,他掏出手机,一遍遍地拨打一个号码,但里面总是在说:您拨的用户已关机。男人并不气馁,继续一遍遍拨打着……

                             

2237adc.jpg

藏獒的最后时刻

文/ 申平



杨军第一百零一次痛下定决心,一定要处死阿彩。


杨军为阿彩准备好了最后的晚餐,上好的牛肉,外加火腿。他拿着这些东西来到狗舍,想最后送阿彩一程。


听到他的脚步声,阿彩发出一声欢快的低吼,摇动尾巴表示欢迎。杨军拍了拍阿彩巨大的头颅,放下手里的东西说:快吃吧阿彩,吃饱了好上路。


阿彩似乎很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去嗅食物。杨军心里一紧,赶快又说:没事儿,放心吃吧!阿彩又看了他一眼,大概没发现什么疑点,就开始大口吞咽起来。


看着阿彩身上那秃一片癞一片的皮毛,杨军心里就像有一把刀在拉锯。几年前,阿彩和阿发刚来的时候是何等的威风凛凛。这两条藏獒,是杨军花了血本从兰州买回来的,买回来的目的就是要它们繁殖后代,他想靠卖小藏獒赚钱。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杨军什么都算到了,就是忘了算南方的天气。


公狗阿发来了以后对异性彻底丧失兴趣,不到一年就一命呜呼。接下来,杨军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母狗阿彩身上,照料它就像照料新婚妻子。好歹阿彩有了发情迹象,杨军便通过空运送它去兰州配种。


阿彩终于产下6只狗仔,杨军高兴得就像喜得贵子。但是还没等他乐几天,6只小藏獒就死的死,亡的亡。


杨军欲哭无泪。本以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没想到阿彩却又闹起病来,生疮长癞,遍请狗医都治不好。杨军对阿彩终于彻底失去了信心,他开始让老婆对阿彩暗下杀手。


几次往狗食里下毒,但是藏獒真的是太聪明了,有毒的东西它就是不吃……

现在,杨军摸了一下口袋里的一支针管,心里在盘算什么时间下手。他的目光在阿彩身上逡巡,寻找着合适的部位。


不想阿彩这时已经吃完,猛抬头看着杨军,感激的目光在一瞬间就变成了仇怨。杨军心里一跳,不出声地说了句真他妈的精,脚步趔趄匆忙离去。


这一夜,杨军老是在自家院里徘徊。他不想睡觉,也睡不着。他的眼前老是闪现着阿彩哀怨的眼神。藏獒这东西,他养了以后才知道有多么聪明,对主人有多忠诚。


从感情上来说,他实在不愿意处死阿彩。可是现在,他又实在没有能力再养它。而且他已经把狗舍卖给了别人,明天就来交接。这已经是他生活中最后的机会了。


后半夜,杨军脚步沉重来到狗舍,与阿彩隔着栅栏对望。他发现,阿彩的眼睛忽然变红,好像充了血。他开门进去,想察看一下怎么回事,不想阿彩却躲避着他,口中呜呜有声。


他想到了口袋里的针管,就把它取出来放到墙头上。立刻,阿彩就亲热地扑过来,围着他撒欢蹦跳。他蹲下身,抚摸着阿彩的脑袋,喃喃地说:阿彩啊,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他感到自己的鼻子酸酸的,好像就要哭出来。阿彩立刻伸出舌头,开始舔他的脸。狗嘴里的气味还有它身上皮肉腐烂气味冲进他的鼻孔,他赶快站了起来。


阿彩,一千个一万个对不起,今夜你必须得死。为了你我已经从一个中产阶级变成了无产阶级,你不死,我就得死了。你再睡会儿吧,等会我来给你打针。放心,这是安乐死,保证你没有任何痛苦。


杨军走回自己的屋子,看见老婆孩子都睡得像死人一样。他倚在沙发上打盹儿,不想竟然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他被一阵巨大的吼声惊醒。睁开眼,发现阿彩拖着半截铁链,正在他的面前凶猛地狂吠,血盆大口张开,巨大的身影仿佛泰山一般向他压来。


杨军惊叫一声,第一个念头就是阿彩来找他拼命了。他立刻跳起来,从口袋里掏出针管,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阿彩的身上扎去。


阿彩好像并不躲避,继续狂吼。这时老婆孩子也惊醒了,冲到客厅里来打狗。阿彩转身朝门外逃去,一家人手持各种器械追了出来……


强烈地震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等一家人明白过来,他们的房子已经土崩瓦解。他们都呆呆地站着,就在余震中呆呆地站着。


阿彩!杨军忽然大叫了一声。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阿彩身上带着针管,它倒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


212e4f5.jpg


鸡血王

文/申平


那时候,巴林草原上的人们还过着并不富足但很平静的生活。


一日,村里来了个“南蛮”收破烂。所谓南蛮,是北方人对南方人的统称。这南蛮操一口蹩脚的普通话,个头不高,前额突起,双眼虎虎有神。当他喊着“破烂换钱”走到村北老冯家的猪圈旁时,忽然两眼发直。


他绕着猪圈左转三圈,右转三圈,然后两手抖抖地敲开了冯家的大门,问的却是:你家的猪卖也不卖?


在村上,老冯头是最精明的人,人家说他“眼睫毛都是空空的”。他一听一个收破烂的人开口要买他家的猪,心中立刻疑窦丛生。他的脑子飞快地转了一下,马上回答他说:可以卖,但是价钱很贵。


南蛮愣了一下,又问:什么价?老冯头就说出一个天价来。南蛮想了一想,说:行。但是我有个条件,就是你家垒猪圈的这些石头要送给我。


要是换了别人,这笔买卖肯定成交了。一些破石头,送你就送你呗!但老冯头偏偏是个人精子,他的目光立即定格在猪圈墙上,连连说道:不卖了,我不卖了。接下来,任由南蛮磨破嘴皮,再主动提高价格,他也还是两个字:不卖!


待南蛮离开村庄之后,老冯头立刻组织全家人对猪圈墙的石头开始进行认真研究。他们首先把猪圈墙一层层拆开,想发现是不是墙缝里隐藏着什么宝贝,没有;接着他们又开始反复打量揣摩每一块石头,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难道这个南蛮是个神经病,或者在逗人玩?也不像。


那么南蛮到底为什么非要这些破石头呢!老冯头想疼了脑袋,也理不出个头绪来。


夜里,老冯头躺在炕上睡不着觉,他仔细回忆着建猪圈的整个过程:先是到后山的一个石坑里去一块块地撬石头,然后又用牛车一趟趟地往回运石头,接着又一块块地往起磊石头,猪圈很快建成了……


这期间也没遇到什么怪异之处啊!都说南蛮的眼睛能识宝,难道这些石头里面有传说中的狗头金?


第二天,老冯头借来了石匠的锤錾,开始一块块地凿石头。咔咔地凿开一块,指望里面金光一闪,但是没有;再咔咔凿开一块,依然没有。


倒是发现那些石头里面或密或疏地分布着一些鸡血一样的东西。奶奶的,这鸡血是怎么跑到石头里面去的呢,看见这东西是吉利呢还是倒霉呢!老冯头不管不顾继续凿着,可是等他凿完最后一块石头,也没有发现什么黄色的东西。


他不甘心,挑大块的再往开凿。其中有一块最大的,里面的鸡血最多最密,老冯头一口气把它凿成若干小块,依然一无所获。最后老冯头家的大门口,就剩下一堆石头渣子了。


过了些天,那个南蛮又转回村里来了。他一看老冯家门前的碎石头,立刻心疼得哇哇大叫。老冯头出来了,两眼冷冷地看着他问:你还要这些石头吗?


南蛮的目光还在那堆石头渣子上粘着,他不断地吸着冷气,连声说着: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


他忽然问老冯头:请问你的这些石头是从哪里弄来的?


老冯头张了张嘴,本想告诉他,但是他的舌头却打了个弯:你先告诉我这些石头到底有什么用吧,完了我就告诉你!


南蛮也张了张嘴,本想告诉他,但是他的舌头也打了弯:你先告诉我,我就告诉你!


你先说!

你先说!

你不说,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秘密的。

你不说,永远也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的。


二人僵持了许久许久,谁也没有屈服。精明对精明,针尖对麦芒,没有办法。


又过了若干年,巴林草原上人们过上了相对富足但躁动不安的生活。


这一天,已经老态龙钟的南蛮带着几个穿金戴银的人来到村里,他们直接来到了老冯头的家。接待他们的却是老冯头的儿子。


你家的那个老人呢?南蛮迫不及待地问。

他……已经去世了。

唉,可惜了。南蛮叹息道,你知道你家猪圈墙的故事吗?


知道。我父亲去世的时候还说,那个……掌柜的迟早还会来的,他一定会把那个秘密告诉我们的。您是不是……


是,我是。我现在就告诉你,当年你家垒猪圈的石头,都是鸡血石呀,是一种非常值钱的石头。其中一块堪称是鸡血王,价值连城,可却被你父亲凿碎了……   


哦!我父亲还说,只要你能说出当年的秘密,就让我带你去那个石头坑……


此后不久,一座早该诞生的巴林鸡血石矿终于诞生了。


333a85f.jpg



关于本文


●《东洋生灵》原载《海燕》2015年第五期,入选《小说选刊》2015第七期。


●《城市上空的乌鸦》原载《鸭绿江》2016年第一期,入选《小小说选刊》2016年第四期,获评2016年全国优秀小小说作品奖。


●《杀鸡给夫看》原载《中国铁路文艺》2012年第八期。


●《藏獒的最后时刻》原载2013年5月26日《南方日报》。


●《鸡血王》发表于《时代文学》2015第三期,2014年获“临川之笔”征文优秀作品奖。




关于作者

 

fc8eea5.jpg


申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广东省小小说学会会长,惠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小说选刊·微小说》特约责任编辑,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省作协理事。发表各类作品400多万字,出版中短篇小说集和小小说作品集17部,作品连续多年入选各种权威选刊、选本,有的被介绍到国外,被改编成电视剧,进入大中专教材。曾获小小说领域最高奖金麻雀奖、小小说事业推动奖、全国小小说优秀作品奖、年度评选一等奖等50多项,小小说作品集《母亲的守望》获第20届冰心儿童图书奖。另有影视和广播剧作品7次获得广东省五个一工程奖。




❖ 名誉主编:刘海涛   ❖ 影视顾问:李嘉  

❖ 执行主编:梁健     ❖ 美编:了了

68411d1.gif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 小王子
  • 笑话
  • 《幸福专家》
  • 赌神5终极一战
  •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