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一周剧小说

《写诗歌的男人和卖炉锅的女人》(一周剧小说)邹当荣2017-16

2017-02-28   

● 写诗歌的男人和卖炉锅的女人

● 西门庆和他的两个未婚老婆

● 爱情瓜来又瓜去

● 别人的帽子

● 爱又如何


2238848.jpg


写诗歌的男人和卖炉锅的女人

文/邹当荣


峰走出法院的大门,伸手拦了辆的士,习惯性地朝身后一望,萍却避开他的目光,坐上了她自己身边的那辆。峰尴尬地笑了笑,吩咐司机开车,只是临时改变了要去的方向。


峰不想和萍分别乘的士去那个他们共同生活了六年的家。


虽然离了婚,但他们仍然要住在一起,只不过不再是同一个房间。

在朋友家打了几天牌,峰最后不得不回去。依然是那套二室一厅的房子,依然是那些锁,只不过每个房间都需要钥匙。


峰打开自己的房间,空空的地板上,只有一张锈迹斑斑的钢丝床,以及墙角成堆的诗集。


那是他自费出版的。

那时,萍是狂热的诗歌爱好者。

热爱诗歌以及诗人的萍结婚后改做炉锅生意,不久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私营老板。


萍卖一只炉锅的利润相当于峰写五首诗歌的稿费。

峰每天最多能写五首诗歌。

萍每天最少可卖五只炉锅。


炉锅每天都能买出一些,只是大小和多少不一。诗歌却不一定天天都能写出,更不一定每首都能发表换钱花。


峰在萍面前大谈诗歌,萍不感兴趣。萍感兴趣的是炉锅。

萍在峰面前谈炉锅,峰也不感兴趣。峰感兴趣的是诗歌。


于是,诗歌和炉锅的爱情就像是用变质胶水粘起来的一样,在岁月的风中渐渐散开,直至脱离。


唯一牵连着他们的,只有一个四岁的女孩。

那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不久,他们各自都有了新的爱情。峰和峰的她住在东边,萍和萍的他住在西边。在客厅或者洗手间相遇,他们之间也尴尬地笑笑,算是打了招呼。有点莫名其妙,久而久之却习以为常。


他们各自也有独守空房的时候,那是峰的她和萍的他没在的日子。他们偶尔会想起对方,想起那些一起走过的温馨岁月。然后,分别拿自己现在的另一半和以前的比较,心里涌起一些难以名状的念头。


然而,他们等来的却是门铃的响声。

是她吗?峰想,却不便起床。峰担心按门铃的是萍的他。


是他吗?萍想,也不便起床。萍担心按门铃的是峰的她。

门铃一声紧似一声,按得他们心慌意乱。


这时,女儿被吵醒了,揉着睡眼,穿了拖鞋,走出门,为他们解决了难题。若是阿姨,领到爸爸房间来;若是叔叔,带到妈妈房间去。当然,若是找爸爸或者妈妈的也一样。女儿很聪明,从不弄错。


他们觉得对不起女儿。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们的门铃安静了。峰见萍眼睛红红的,萍见峰脸色阴阴的,都知道对方发生了什么,却谁也不便开口。


终于,峰忍不住了,对女儿说,告诉你妈妈,爸爸的炉锅坏了,想买一只新的,问她愿不愿意带一只回来,爸爸给钱。


女儿把峰的话对萍说了。萍马上跑到店里拿了一只,带回家,对女儿说,告诉你爸爸,炉锅在厨房里,不要钱。但妈妈想请爸爸为炉锅想一句广告词,不知道爸爸肯不肯,你去问一声,价钱由他开。


女儿把萍的话对峰说了。峰灵感突发,马上想出了一句绝妙的广告词。峰对女儿说,你告诉妈妈,爸爸的广告词也不收费,换你妈妈的炉锅。


萍和峰再见面的时候,彼此都笑了,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开心


9bd36c3.jpg

 西门庆和他的两个未婚老婆

文/邹当荣



西门庆从没办过结婚手续,却拥有两个未婚老婆。

这是法律不允许的。

其中的一个必须转正。


在他的两个家里,从良女李师师和小寡妇潘金莲正激烈地争取着自己的合法身份。


李师师是音乐学院毕业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身材和气质也是一流,尤其是唱卡拉OK的时候,简直比原唱更像原唱。西门庆出门参加活动时经常带着她。


你准备什么时候跟我结婚?李师师认真地问。

西门庆笑,急什么?你已是第249次问这个问题了,能不能换个新鲜的?


李师师说,你结婚的时候,新娘是不是我?新鲜吧。说完笑了,很妩媚。

西门庆摇头,不新鲜,结婚不过是形式而已,你为什么这么在乎?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李师师说,我总感觉心里不踏实。你不会嫌弃我吧,我坐过台。

西门庆说,那是你不认识我以前的事,我要的是我们的现在和将来,而不是过去,知道吗?老婆。


李师师欣慰地笑了,你真好,老公。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只爱我一个?

西门庆说,老婆,你难道连自己的老公都不相信?


我跟潘金莲那娘们早就断了,你说,她既没有你长得漂亮,又没有你这样的才华,连卡拉OK那么简单的玩意都唱不好,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中音又不稳定,唱起歌来像小学生读课文一样,跳起舞来像做广播体操,一点情调都没有,谁会娶她?


除非是武大郎这样的白痴。这且不说,这娘们还一脸的克夫相,你看,这武大郎不就是她克死的吗?像我这样做生意的人最爱讲究的,怎么会跟她这样不干不净的人在一起呢?


李师师逼问,那以前呢?

西门庆说,以前是我年轻不懂事,一时糊涂嘛。


李师师笑,以后你可要清醒点,要不我剪了你。说着,食指和中指张开又并拢,做了个剪的动作。


西门庆说,那你自己不也没有一点幸福了?边说边伸手揽过李师师,让她暂时失去了说话的机会。


西门庆和李师师快活的时候,潘金莲正在大雪纷飞的午夜为西门庆赶织毛衣。

潘金莲没有李师师的命好,小学五年级就被迫辍学了,等希望工程搞起来以后,她已失去了重背书包的机会,早早嫁给了县城那个卖炊饼的个体户武大郎。


乡村女子,贫贱出身,只学会了洗衣做饭,要说特长,便只有针线活一项。西门庆却为她温柔贤惠的性格和色香俱全的饭菜而留恋忘返,乐不思蜀。


我们去登记吧,我要为你生崽。潘金莲只会这样说。

西门庆笑,男人以事业为重,结婚生孩子的事以后再考虑,等我几年,到30岁再说不迟。


潘金莲说,女人很容易老的,到时候我老了,丑了,你还要不要我?说着竟流了泪。

西门庆吻干了她的眼泪,动情地说,怎么会呢?


潘金莲哭,我相信你,可是你总让我难以置信。你看,你手机上又有那个姓李的小姐发来的短信。


西门庆脱口而出,你是说李师师?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说漏了嘴。她不可能知道的。


我不知道是李师师还是李什么,潘金莲止住了哭声,眼泪却流得更凶了,她是哪个单位的?你跟她是怎么认识的?多长时间了?


一个坐台小姐,西门庆赶紧解释。

潘金莲破涕为笑,嘲笑了一句,不错嘛,水平蛮高哇,连坐台小姐也钓得到手,只怕要结婚了的哟。


西门庆说,怎么会呢?谁惹得起她?她跟那个叫宋徽宗的领导有一腿,给那个叫宋江的黑老大做过情妇,听说那个叫燕青的通缉犯也同她有着不清不白的关系。我惹她,不是嫌死得太慢了吗?


潘金莲无语,许久才幽幽地说,我结过婚,丧过偶,你不嫌弃我吗?

西门庆说,你是一个不幸的女人,我不会让你再受苦的,相信我,好吗?老婆。很认真很沉重的样子。


这个世界上,我最最亲爱的人就是我的老公。潘金莲很感动,贴着西门庆的耳朵叫了一声,老公。


西门庆的耳朵痒痒的,但他来不及抠,就贴着潘金莲的耳朵也叫了一声,老婆。


此时,一个叫李师师的女人正在西门庆的另一套房子里抱着枕头说胡话。

酒瓶空着。

烟盒空着。



抱枕头的女人却没有睡着。




5f6fffa.jpg


爱情瓜来又瓜去

文/邹当荣


上班第一天,老板就向我们宣布了一条纪律:同事之间不许恋爱,否则的话,至少有一个必须离开。我当时只是淡然一笑,以为这事跟我没关。


不料,没到一个月,我就发现,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公司的行政助理方红!

方红比我小三岁,毕业于长沙大学中文系,虽然算不上公司最漂亮的女孩,却非常符合我的审美标准。


尤其是她笑起来露出的小酒窝,每次都让我沉醉不已。而她对我这个策划部主任似乎也不反感,有事没事就向我“请教”这样那样的问题。


我们公司做的是电器生意,在全国小有名气。能拥有这样一份工作对我来说很不容易,我可不想轻易失去它。可是遇到方红这么一个令我心仪的女孩,我又不甘心放弃,怎么办呢?我决定先试探一下,看看她对我的感觉如何,然后再决定追不追她。


我的第一步,就是留意身边的每一个机会,并且牢牢地抓住它:公司分单身宿舍的时候,我抢占了方红的对门宿舍,为以后替她换保险丝、搬煤气罐占据了最佳的地理位置:办公室分配电脑,我却刻意不与她共用一台,而是坐在她的邻桌,既方便给她排忧解难,又避免让老板和其他同事过早发现我的“司马昭之心”……


没多久,公司附近的快餐店倒闭,老板为了不让我们中午到处找饭吃,影响工作效率,决定让我们两人一组轮流买菜做饭,在公司解决午餐。这次,我以自己不会做菜为由,又轻而易举地跟方红分到了一组。


看到厨房值日表上并排写着我和方红的名字,我一阵窃喜:天啦,我这么明目张胆,居然没有一个人察觉!


于是,我开始“行动”了。每次轮到我和方红做饭,我都会买几个小地瓜,放在饭里煮着吃。一连三次,谁都没有觉察我的别有用心。可第四次我和方红一起去买菜的时候,她突然问:“你怎么老是买地瓜?是不是你从小在农村长大,还嫌没有吃够?”


我掩饰着激动的心情,答非所问地说:“我喜欢一个女孩,本想送鲜花给她,又担心被别人发现,于是,就想到了以瓜传情。”她越听越糊涂了:“以瓜传情?地瓜代表什么?”


我鼓足勇气抓住她的手,说:“表示我暗地里爱着你呀!”她愣住了,随即笑着说:“今天不准买地瓜!”我明知故问:“为什么?”她说:“你今天已经公开向本小姐求爱了,还能吃地瓜吗?”


她抽开手,模仿着老板的语气说:“本公司规定,员工之间不得谈恋爱!你是不是想另谋高就?”


嗨,原来她是担心这个。顿时,我有办法了。我主动向她提议:“如果我过了老板这一关,你就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方红笑着说:“难道你想像王志波那样……”


王志波是我们公司的前任广告部主任,据说他本来在公司干得好好的,就因为和出纳小吴谈恋爱,最后被双双开除了。方红用王志波的教训提醒我,看得出她对我的求爱并不反感,只是心有顾忌而已。


于是,我望着她,说:“今天我们吃冬瓜,好吗?”她不解地说:“这有什么特别的涵义?”我说:“如果你不愿意给我机会,我可能会买黄瓜,表示我们俩之间的事‘黄’了。


现在你明白了我的心意,我觉得吃冬瓜比较适合。冬瓜就是‘懂’瓜嘛!我没有料到,你这么快就读懂了我这个傻瓜!”


方红说:“那就买冬瓜吧,不过你得做好吃黄瓜的准备,我可不想因为你而失业!”


于是,我们就买回了冬瓜。回去之后,我淘米,她切菜;她掌勺,我洗碗,还真有那么一点小夫妻的味道。听到老板和同事们夸我们的菜做得很好,我心里比蜜还要甜。


转眼之间,又到了我和方红为大家做饭的时候。我联想到自己最近老是到北京、武汉和西安等地出差,跟方红聚少离多,就特意买了两条苦瓜,表示我想她想得好苦。


结果在吃饭时,我的反常引起了老板的注意。他望着满满一碗苦瓜,说:“这是几条苦瓜做的?怎么这么多?”我一语双关地说:“两条。”老板一边吃,一边问我:“你不是不吃苦瓜的吗?”


我一下被老板问住了,但我想到老板是最爱吃苦瓜的,便马上虚伪地说:“我不喜欢吃苦瓜,但您喜欢呀!”


老板听后,不仅没有觉察我的难堪,反而马上把我当成了“正面典型”,告诫其他员工:“这虽然是小事,但是却反映了一个人的素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像沙漠一样,把别人的需求放在第一位,不要时刻想着自己!”


顿时,我羞愧地低下了头。不料,老板竟把这理解为我的谦虚低调,又把我猛夸一阵……


下班后,方红来到我的宿舍,责怪我不该那样跟老板说话。我说:“他怎么听得出我的心声?”方红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太受老板器重了,他会把你调到外地分公司当经理!”


我说:“你真的愿意我长期在你的身边?”她说:“如果我不愿意的话,怎么会来找你?”我高兴地抱紧了她,说:“原来你早就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


就这样,我们在老板的眼皮底下正式恋爱了!

由于前面的“铺垫工作”做得非常扎实,我们一直没有在老板和同事面前露出半点破绽。可惜好景不长,不久我真被老板派到了武汉分部做经理,而方红还留在公司总部,我们只能通过电话来互相倾吐对彼此的思念。


这对我们的爱情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因为公司规定所有员工不能利用办公电话恋爱,即使是业务电话,每次通话时间也不能超过10分钟。我们必须想一个巧妙的办法,解决这个“大麻烦”!


也许是爱情的力量太伟大了,我灵机一动就有了主意——每天我们打电话谈完公事之后,便问今天吃了什么菜。在得到对方的回答后,就心领神会地说:“有没有吃丝瓜?”


这是我们的“爱情暗语”。丝瓜,表示我是思念着她的那个傻瓜,而她也思念着我这个傻瓜!


有一次,我回公司总部办事,假装不经意地跟方红开玩笑说:“我这么久没回来,你准备给我做什么好吃的?”老板见我说得那么坦然,也在一边打趣:“对呀,今天是该改善一下生活了,中午我请客!”


其实,我本来是想跟方红像小夫妻一样自己做饭菜,听老板这么一说,便意识到计划得更改了。于是,在点菜的时候,我主动提议每人点一道菜。


方红一听便明白了我的意思,当即脱口而出:“南瓜饼!”说完,冲我笑了。她是在通过这道菜告诉我:这段时间,她爱我爱得好难。于是,轮到我点菜时,我点了一道“西瓜皮炒肉”,表示我爱她爱得唏里哗啦,一塌糊涂!


老板和其他同事显然不明白我的真实意图,居然拿我逗乐:“你是不是在武汉饿坏了,回到长沙连西瓜皮都吃?”我只好掩饰自己说:“你们不知道,西瓜皮的味道很特别,很特别……”


就这样,通过“以瓜传情”这种特殊的途径,我和方红的感情越来越深了。与此同时,我也渐渐掌握了王志波和小吴双双被开除的真相。他们并不仅仅是“作风问题”——有妇之夫王志波以“恋爱”为名,伙同小吴做假账,造成了公司10多万元的损失!


于是,我的心里有底了。我想,只要努力工作,通过业绩证明自己在公司存在的价值,老板应该不会反对我和方红恋爱的。我把自己的观点告诉方红后,她也恍然大悟……


转眼到了年底,由于我工作出色,被公司评为“优秀员工”,老板决定给我奖励。我觉得公开恋情的时机成熟了,对老板说:“我不要奖励,只需要能够将功抵过。”


老板莫名其妙,问:“你违反了公司的什么规定?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说:“我在公司找了一个女朋友。”老板说:“那个女孩是谁?是不是武汉分部的?”我斗胆说出了方红的名字。老板惊讶地望着我,似乎我刚才说错了,半晌才说:“方红?不可能吧?你们在我的眼皮底下恋爱,我居然没有觉察,你可真是个危险人物啊!”


我见老板并没有为此大发雷霆,便坦白了“以瓜传情”的整个过程。然后,我对他说:“我们准备今天‘五一’结婚”,不管您是否决定开除我,我都诚心希望您能参加我和方红的婚礼!”


老板盯着我,我也盯着他,相对无言。突然,老板板着脸喝道:“你的话全部说完了?有没有忘记什么?”我满腹狐疑,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却忍不住,“噗哧”一笑,说:“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要给我买一双皮鞋吗?”


皮鞋?哦!全湖南人都知道,谢媒人得送一双上好的皮鞋!

顿时,我高兴得跳了起来!


a4e14ef.jpg

 别人的帽子

文/邹当荣


公司要进行第三次裁员了。负责此事的刘经理和屈经理感到非常棘手。

因为裁员的对象涉及到刘经理的姨妹子和屈经理的侄儿。


此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刘经理与屈经理理解并支持刘总经理的裁员行动,但两人都有各自的难处。


刘经理叩响了屈经理的家门。

开门的是屈经理的儿子小华。小家伙露出个圆脑袋,见面就亲热地叫了声:“刘叔叔好。”


屈经理正在洗澡。刘经理就在沙发上选了个地方坐下,看小华做作业。

“小华,叔叔考考你好不好?”刘经理说。

“出题吧,这次一定难不倒我。”小华咬着铅笔,眼睛定定地望着刘经理。


“树上有三只鸟,用枪打死一只,还有几只”

“没有了。”

“地上有三只鸟,用枪打死一只,还有几只?”

“一只。”


“咦,小家伙反应蛮快呀!”刘经理摸了摸小华的头。

“刘叔叔,我也出个题目你做吧。”小华甩了甩脑袋,挣脱刘经理的手说,“小明与小刚每人买了一顶漂亮的帽子,走出商店时发现外面下雨了,他们只好戴了帽子走向雨中。


可是回到家后,小明和小刚都说自己没有弄湿自己的帽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撑了伞回去的。”刘经理不假思索地说。

小华摇了摇头。

这时屈经理洗完了澡……


“等一会儿叔叔再回答你。”刘经理又摸了摸小华的头,站起身来,望了望屈经理,“我们换个地方谈吧,别影响孩子做作业。”


半晌两人才出来。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人肯定是要裁的,既然我俩不便出面,那就只有请刘总出马了。”屈经理无可奈何地对刘经理说。


“我觉得这么一点小事劳驾刘总不妥。”刘经理边说边朝门口走去,“但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


“刘叔叔,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屈经理问。

刘经理就回头把小华的问题转述了一遍。


“他们是坐的士回去的。”屈经理也不假思索地说。

小华再次摇了摇头,看着刘经理急着要走的样子,就把答案说了出来。  


“他们的帽子还不是湿了?”刘经理和屈经理异口同声地说。

“他们淋湿的不是自己的帽子。”小华十分得意地昂起了头。


刘经理和屈经理一愣,随即相视而笑。

三天后,公司里的人纷纷传言刘经理与屈经理翻脸了。


d47af8d.jpg

爱又如何

文/邹当荣


伊健是在等了两个小时还没等到佳玲的电话时决定离开广州的,他要去长沙见一个叫倩莲的女孩。


的士连遇了六次红灯,一次交通事故,绕道到达广州火车站时,一辆开往长沙的火车正好毫不客气地将伊健抛弃,留给伊健他们的,只有一句话:“火车马上就要开车,为保证旅客安全,请工作人员停止旅客进站。”


伊健悻悻地看了时间,下一趟火车要在一个小时以后才开。他本来是想给佳玲打一个传呼的,可转念一想:“又不是我的错,她不主动跟我解释,我找她干什么?”


去售票厅买了票,给倩莲打了个电话,再看时间,还有四五十分钟,他这才想起自己没有吃晚饭,也突然想起了对佳玲产生报复之情的根源——佳玲答应了跟他共进晚餐,却过了吃饭时间还没给他打电话。


他联想到佳玲与他相爱两个月以来的种种不快,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深爱他的倩莲。尽管他不承认爱过她,但她对他的痴情时常使他在寂寞孤独中得到些许慰藉。


暮色苍茫,风雨交加,切削伊健瘦瘦的面庞。伊健推开饭店的玻璃门,意识到自己空空的双手只拥有十根指头,顿时打消了吃饭的念头。他准备给倩莲买点礼物。


与倩莲相处三四年了,到广州也来了近半年,从没想到过给她买什么东西。他不禁涌起一股歉意,对自己从没爱过她也产生了怀疑。他想:“和佳玲断了吧,我不能害倩莲,像她这么爱我的人到哪里去找?”


伊健一路小跑,进了附近最豪华的一家大商场。乘着电梯从一楼到四楼,又从四楼到一楼,反反复复地跑了几次,终于选好了一套价值1800元的衣服,一套价值1200元的化妆品,心里的愧疚感才稍微减轻了一些。


伊健喘着粗气踏上火车,刚寻个座位坐下,火车也开始喘粗气了。随着一声长鸣,伊健的传呼响了。佳玲打来的,说遇上了交通事故。


伊健心里一紧,急切地问:“你现在在哪里?有没有事?”佳玲咯咯地笑:“有事还能给你打电话吗?”伊健借口单位上有急事要他出差,明天才能回来。佳玲很娇气地说:“那我在家里等你!不许在外面花心哦,亲我一个!”


伊健心里一阵甜蜜,满足了她的需求。

挂了电话,伊健脑子里想的就只有佳玲了。尽管相识不到半年,但两人的关系飞速发展,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也做了。


不像和倩莲在一起,三年了也不过如此。他想:“毕竟跟佳玲交往只有这么长时间,她还要对我怎么样好呢?不如把礼物给了倩莲,然后跟她说清楚,分手……”


伊健给倩莲打了个电话,要她到长沙火车站接他,顺便买一张明天下午长沙到广州的返程车票。倩莲答应了。


在车上,伊健设想了向倩莲提出分手的种种方式和将会产生的后果,并在心里暗暗地为自己鼓劲:“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定要活着回来见佳玲!与其找一个爱我的人过一生,还不如找一个我爱的人轰轰烈烈地爱一次。”


长沙城里的雨比广州下得更大,那列晚点的火车终于来了。倩莲开心地递过车票,接过了伊健的礼物。她不知道,化妆品的包装盒里,隐藏着伊健在火车上写下的一张字条。


伊健只在长沙呆了几十分钟,他与一无所知的倩莲做最后的吻别时,有一件事情他也没有料到——佳玲正与旧情人在广州大道的一家宾馆缠绵。     


38f5d44.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于本文

● 《写诗歌的男人和卖炉锅的女人》发表在《百花园》1999年8月。


●《 西门庆和他的两个未婚老婆》发表在《短篇小说》1999年8月。


● 《爱情瓜来又瓜去》发表在《打工》2002年3月。


● 《别人的帽子》发表在《北方文学》1998年8月。


● 《爱又如何》发表在《短篇小说》1996年6月。







关于作者

 

1754d82.jpg


邹当荣,湖南当荣影视传媒中心创始人,原《知音》杂志编辑。因捧红了奥巴马特型演员肖基国、特朗普特型演员李良伟,被美国《纽约时报》、俄罗斯电视台、日本电视台、《环球时报》英文版、新浪网等报道,凤凰网调侃他是“全球最有权势的人”。他编剧、导演、制片的网络电影有《二胎》《武则天降妖记》《谋杀唐太宗》《沟瘾》《天使恶棍》《男友欠揍》《我的幸福生活》《逗霸西游记》《西施整形》《隔壁老王》《爱死韩国欧巴》《寻美决》《我哥是个外星人》《夏落不烦恼》《秋香倒追唐伯虎》等30多部,网络剧有《“奥巴马”相亲记》《老公,我有了》《当荣250》《每天快活三分钟》等100多集。出版过长篇小说《星光大道》、小小说集《李白当记者》、《故事酒吧》等6部。曾是“小小说百家”、“微型小说百家”之一、小小说湘军代表人物之一,如今他在网络电影行业的旺盛创造力,完全得益于当初从事小小说、微型小说创作的丰富阅历。



2341c39.jpg

  邹当荣出席深圳宣传活动


c7b48a1.jpg

邹当荣、李良伟表演相声《模仿特朗普》


53f00f2.jpg

邹当荣自导自演喜剧片《逗霸西游记》



cee0cf4.jpg

邹当荣导演电影《武则天降妖记》拍摄现场


1a85d0b.jpg

邹当荣业余主持了100多场演出


8de7f66.jpg

邹当荣和他捧红的“奥巴马”肖基国



555c857.jpg

邹当荣导演的岳阳楼·汴河街春节庙会明星综艺晚会





❖ 名誉主编:刘海涛   ❖ 影视顾问:李嘉  

❖ 执行主编:梁健     ❖ 美编:了了


33ee02e.gif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 小王子
  • 笑话
  • 《幸福专家》
  • 赌神5终极一战
  •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