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一周剧小说

《陪伴》(一周剧小说)刘黎莹2017-14

2017-02-06   


ym.gif

●陪伴

●一面之交

●婆婆

●礼物

●谁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凤凰


14.jpg

陪伴

文/刘黎莹


桐花的手机响了。“喂,你好!你是张桐花同志,对吗?”

桐花说:“是我,你是哪位?”


“我是乐康敬老院的院长。我姓陈。我们院里的李奶奶是位孤寡老人。她老人家挺可怜的。老人家是四川人。


听说你也是四川人,我们想招聘一名四川人来照顾李奶奶,不知你能不能来应聘?”


桐花很好奇,她在这座城市里无亲无故,她刚来这座城市没几天,这家敬老院为什么会知道她是四川人呢?在她的一再追问下,陈院长才在电话里告诉她:原来,陈院长是在本市一家人才中介公司里的待业人员档案中发现桐花是四川人的。


李奶奶因为有糖尿病,眼睛看东西不是很清楚,脑子也一阵清楚一阵糊涂的。老人在意识清醒时,常说她在老家四川有个女儿。老人家说要是能在临咽气之前见上女儿一面,这一辈子就死而无憾了。


当初李奶奶来敬老院时一再说是没儿没女的,大伙猜测李奶奶可能是在身体越来越差的情况下思维有些混乱,开始想念家乡才导致老人家说有个女儿的。陈院长看李奶奶可怜,就想了个办法,到各家人才中介公司去打听有没有四川藉的人在本市找工作。


桐花就被一家中介公司推荐给了陈院长。陈院长在电话上一再劝说桐花来照顾李奶奶。陈院长说工资待遇各方面都好商量。桐花说:“可我现在不想在这座城市里找工作了啊……”


听桐花的口气有些犹豫,陈院长在电话里真有些沉不住气了。说“|桐花,我们虽是素不相识,但看在李奶奶无儿无女的份上,就来干一些日子吧。看样子李奶奶也没有多少日子了,要是李奶奶哪一天真不行了,你不想干可以随时走……”


桐花一边在火车站的售票窗口前排队,一边在电话里听陈院长说李奶奶的事情,当桐花听到陈院长焦急的口气时,桐花有些被这个陈院长感动,桐花觉得这个陈院长是个热心肠的女人。


当她已经排到了售票窗口前时,桐花做了个连她自已都没想到的举动:她把伸向窗口的手又缩了回来,她不想买回老家四川的火车票了,她要去陪和她素不相识的李奶奶。


桐花来到敬老院,见到了陈院长。陈院长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桐花,真的是委屈你了,以后你喊李奶奶妈妈好吗?”桐花说:“我母亲病故好多年了,再喊别人妈我怕是不习惯……”


哪知热心肠的陈院长没等桐花把话说完,就牵着她的手来到李奶奶的床前。陈院长轻轻附在李奶奶的耳边说:“李奶奶,你女儿来了,她来看你来了!以后你女儿就不走了,天天在这伺侯你好吗?”


桐花的手被陈院长用力攥了一下。桐花知道这是陈院长让她赶紧喊一声妈妈。桐花无论如何喊不出来,把脸都涨红了,只好用四川话说:“以后我会好好伺侯你老人家的。”


也许是听到了久违的乡音。也许是做梦也不会想到天上忽然掉下个亲生女儿,李奶奶很是激动:“妞妞!我的妞妞来了!”


李奶奶临咽气的时候,说:“妞妞在七个月大的时候就夭折了。我把桐花认为妞妞,只是被你们的热心肠感动,不想扫大伙儿的兴……”这时,桐花忽然把脸附在李奶奶的耳边,大声喊着:“妈妈!我是妞妞!”


桐花从手腕上撸下一只玉镯,然后又从李奶奶的枕下摸出了另一只玉镯,天啊!两只玉镯一模一样!


原来,当年桐花因身体不好,丈夫骗她说女儿夭折了。女儿被抱走时,丈夫把一只玉镯放在包桐花的小棉被里。多年前,桐花的养父在快不行的时候,才把桐花的身世说了出来,并把这只玉镯交给了桐花。


当时养父告诉她,“我也不知道你的亲生母亲是谁,但人家当时把你送给我的时候,说你的母亲也拿着和这只一模一样的玉镯。”


料理完李奶奶的后事,桐花就神密失踪了。她给陈院长和大伙留下一封信。信中说,母亲早就不在人世了,是养父把我抚养成人的,直到养父快不行时才告诉我的身世之谜,说母亲就在这座城市。


我只身来到这座城市,想先做保姆工作,再慢慢找母亲。那天我查出自已患了不治之症,我想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去接受化疗,却又接到陈院长的电话,我是在帮老人折洗枕套时,无意间发现那只玉镯的。


我本想当时就告诉老人,但又怕老人‪一时‬经不起刺激。我没想到的是在帮别人的同时,却无意间帮了自已。信中最后说,我离过一次婚。一直也没生过孩子。我很担心自已身体会撑不到母女相认的那天,她只好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


尽管我的身体很糟,但找到母亲的快乐一直让我强撑着。我没想到竟能撑了五十四天。我决定把个人大半生所积蓄的存款转到敬老院的账户上来。我们母女俩都感谢大伙儿,感谢好人……


看完信,陈院长说认识一个作家,想把这事说给作家,最好是能写成小说。不知现在这事写成小说了没有。

8c25593a2.jpg

一面之交

文/刘黎莹



我和李军是多年的酒肉朋友,我们在一起时,除了喝酒以外,是从不谈生活中的任何问题的。


那天,李军又打电话让我去喝酒,喝酒的时候,我发现酒桌上的几个人我全不认识,李军说全是他的好朋友。当时,虽然李军做了介绍,可我一个也没记住他们的名字。


看样子,李军本来是要向他的好朋友们隆重推出我的。我没让李军介绍,李军这家伙动不动就把我吹成亿万富翁,好象我是开银行的老板。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几张名片,顺手分发给在桌的每一个人,然后便天南海北地胡吹海捧,猛喝一气。


喝完,是李军让他的一个朋友开车把我送回家的,我当时迷迷糊糊地在车上睡着了,后来我不知自己是如何上了楼、回的家,又是如何摇晃着上的床。


第二天,醒来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我当时没想到,那个送我回家的人会忽然有一天来找我。


那天我听见房门像是被人敲响,但声音不大,时断时续的。我从猫耳里往外看,是个男人。好像我见过这个人,但又想不起在哪见的面,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这个人和我并不是很熟悉。


我隔着门问他:“你找谁?”

他迅速说出了我的名字,他说他是李军的朋友。我只好给他打开房门,他说:“那天你喝多了,是我把你送回家的,你还记得我吧?”


出于礼貌,我只好说:“记得。”

其实那天我除了在酒桌上把我的名片分给他,可能自始至终连句话我都没和他说过。他样子像是很急,也顾不得坐下,就那么站在我的对面,说:“我一直在打李军的手机,可一直是关机,只好来求你了!”


我觉得这个人很好笑,我和他只不过一面之交,他竟登门来求我办事,可我碍着李军的面子,再加上他那晚送过我,我装做很热情地问他“|你要让我帮你做什么呢?”


他马上脱口而出:“你能借我十万元钱吗?”

乖乖,他真把我当做亿万富翁了!我连他姓什么都不清楚,他竟开口向我借十万!也许他发现了我一脸的不悦,马上解释说:“对不起,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因为到外边打工,把我女儿留在老家让我母亲看着,不幸的是女儿被车撞了,撞坏了肾,急需换肾,好不容易有人肯卖肾,可我手里的钱实在凑不够。我借了一部分,可还差十万实在没处借了……”


我不等他说完,就拿出手机,给李军打电话,果真李军的手机一直在关机状态。会不会是李军和这家伙联合起来想骗我?为什么平时李军的手机不关,现在却关了呢?


看样子他还想做进一步的解释,而我却一脸的不耐烦了,我说:“我刚好最近生意不顺,真的没有钱,不要说十万,就是一万我也拿不出来。”说完我就做出送客的样子。


这时我看见他悲伤地站在我的对面,眼睛久久地凝视着我,然后,竟有两行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在那一刻,我几乎被他的眼泪打动,如果他再坚持用那种悲伤的眼神凝视着我,哪怕只再坚持一小会儿,我可能就会答应他的请求了,可是,遗憾的是他没有再坚持下去,他朝我客气地点点头,就走出我家的房门。


我再一次拨打李军的手机,依然是关机,我要是知道李军的家在哪儿,我一定会找到李军问个明白,可我平时和李军很少有联系。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坐了很长时间,也没心干别的。


这时,我的老父亲从外边下完象棋回来,看我像是有心事的样子,就问我,我就把那个陌生人借钱的事说了,父亲听完,说:“我觉得这人不像是个坏人,他可能真的是女儿有病,你要想法再在朋友圈子里打听一下李军的家在哪住,然后你要去找一下李军问个清楚。”


我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关心这件事呢?我和这个人只不过是一面之交。”

父亲沉吟片刻,给我讲了个“一面之交”的故事。他说早些年有一个人去乡下的亲戚家喝喜酒,喝完回来不几天,又到另一个乡下去做一桩小生意,一共是去了五个人,结果吃饭的时候,饭店跑堂的小伙子进来倒茶水时,对其中的一个生意人看了又看。


当时这个生意人也没在意,过了一会儿,生意人到院落里解手时,那个跑堂的小伙子跟过来,悄悄对生意人说:“你快跑吧,再不跑过一会儿你就没命了!”


生意人一脸不解地问:“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小跑堂的说:“前些日子你在亲戚家喝酒时我们有过一面之交啊。”生意人仔细端详这个小伙子,这才想起来,那次在乡下的亲戚家喝喜酒时确实见过这个人,要是他不说,生意人是绝对想不起来的。


生意人说:“我去告诉我的几个朋友们,我们一起走。”小跑堂的说:“别!你不能回刚才的房间了,你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生意人想去告诉同来的几个人,又怕这个小伙子是和他恶作剧,那样的话同来的朋友们就会笑话他的,再说大白天的会有什么危险呢?但小伙子还是很着急地催他,说:“你快走!快走!你要是不信,可以过一会再过来。”


生意人只好一个人先走了,他在乡下的街头转了好几圈,也没什么好玩的地方,他越想越觉得那个小跑堂的是在耍他,就再也不想在街上闲逛了,于是他就回到了刚才的小饭店,一看,吃饭的包间里血流成河,几个同来的生意人全被砍死了……


我问父亲:“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父亲看着我,看了半天,一字一句地说:“千真万确,我就是那个被救的生意人啊!如果那时我不能脱险,哪有后来的你啊?”


我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我说:“这几天我正在忙一笔生意,实在不能耽搁,过几天我忙完了,一定会过问这件事的。”


三天后,我忙完了手头的生意,找出李军的手机号,我想问一下:如果真是那个人的女儿有病,我准备把钱汇给他。这次一打就通了,我把想法说了一下,李军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其实当时他也实在是走投无路,刚好赶上那几天我和老婆吵架,一气之下我就在外边混了一段日子。


怕老婆找我的麻烦,我一直没开机。他连续几天里四处求人借钱,甚至也向几个仅有一面之交的人借,因为他听爷爷讲过一件事,他的爷爷曾经因为和一个人有一面之交而出手相救,才使那人没有在饭店的包间里被生意上的仇家杀死,他爷爷说,一面之交是一个人命运中的缘分,所以,他才厚着脸皮找你借钱的,他是想碰碰运气……”


我听到那人的爷爷救人的事后猛地心中一动,问:“他爷爷救的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李军说:“他讲,他爷爷救的那人眉毛间有个不小的黑痣……”

我来不及再听李军说下去,天啊,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太不可思议了,因为我父亲的眉毛间就有一个不小的黑痣,那人的爷爷救的就是我的父亲呀!


我当即对李军说:“你转告那人,我马上把钱汇给他!”


电话里,李军沉默了,好久才开了口:“不用了,我也是出差回来后才知道的消息,他的女儿在两天前就病故了,如果当时凑够了钱,他的女儿就不会死了,唉!”


那一刻,我拿着手机,望着身边的父亲,‪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满眼都是擦不完的泪水……唉,人这一辈子并不是都能有过一面之交的经历,那是要有好多解释不透的玄机促成。如果我的父亲和那个跑堂的没有一面之交,这个世上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了。


如果那天我能够珍惜和那个送我回家的人的一面之交,也许他的女儿就不会丢掉生命。同是一面之交,人家当年救了我父亲的生命,我今天却硬是没能帮那个人救下他女儿的生命。看来人活在世,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不起眼的一面之交。


333.jpg

婆婆

文/刘黎莹


“性格偏激固执,爱唠叨小气怄门。”这是许晴坐完月子后,对婆婆的总体评价。

婆婆家在乡下。许晴和李亮结婚后,从没和婆婆相处过。现在有了孩子,许晴又不想花钱雇月嫂,只好把乡下的婆婆叫来伺候月子。


婆婆四十多岁,精明能干。就是太要强,在照顾孩子的细节上,总是和儿媳拢不到一块。李亮夹在水火不溶的婆媳之间,腹背受敌。他每天小心翼翼地穿梭在婆媳战火的硝烟中,焦头烂额,苦不堪言。


婆媳之战全面升级的导火索竟是因为一块小小的尿布。婆婆背着儿媳把从乡下带来的纯棉尿布给孙子用上了,儿媳发现后大发雷霆!她问婆婆:“说过多少遍了,你带来的尿布太粗糙,没消过毒,也没用盐水泡过,床头放着现成的进口消毒无菌尿布,你看不见吗?”


婆婆也不示弱:“俺比你拉巴的娃儿多,俺懂。进口尿布雪白雪白的,屙上屎尿,一块尿布要用大半块婴儿皂,半天洗不净。俺从乡下带来的尿布可都是俺亲手织出来的,又好洗又软和,你凭啥不让给俺孙子用?”


许晴二话没说,拎起婆婆带来的一大包尿布,顺手就从窗子里丢了出去。婆婆铁青着脸,立刻打道回府。临走扔下狠话:“这辈子,俺到死也不再踏进你家半步!”


日子过得飞快,像插上翅膀一样飞呀飞,眨眼就是三年。谁也没想到,不幸像只瞎眼的恶狼,竟突然把许晴撞倒了!许晴得了缠手的病,医生让准备三十万元手术费和医药费。


这下可把李亮给难住了。他们结婚的新房只交了首付,要月月还房贷。他和许晴的工资收入都不高。本来日子就过得捉襟见肘,一下子上哪弄这么多的钱?


那些日子,许晴天天闹着要出院,她不想治了。她对李亮说:“咱一个小老百姓上哪借这么多的钱?再说医生也说过了,就是凑够了钱,动过手术后希望和失败也是各占一半。


我只求你把咱儿子好好拉扯大就行了,咱回家吧。”这时的李亮总是不吭声,不说回家也不说不回家。总是坐在许晴的病床前默着。就这么山高地厚地默着。


后来,许晴不知李亮从哪借来了三十万,竟说服了许晴,同意做手术了。好在老天有眼,手术非常成功,许晴恢复得很快。回家后的许晴天天问李亮钱是跟谁借的?


李亮这才对许晴说,他有一个小学时的同学,两人小的时候都住在村西头,是光着屁股长大的发小,现在人家做养殖专业户,发迹了,听说许晴的病后,主动送来了三十万,并说不用着急还。


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反正人家也不着急用钱。许晴听后很激动,不由感慨万千:“你看看,你妈竟还不如人家一个邻居,她就是再穷也不会穷得连张火车票都买不起吧?她一次也没来医院看过我!”


李亮这时就像是个做错事闯了大祸的孩子,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其实他也里也一直在纠结,许晴就是有天大的不是,也是妈的儿媳妇,妈为什么就是狠心不来瞧一眼?


许晴就这么又一次和婆婆结下天大的仇口了。许晴放出狠话,等将来你妈有了病也别指望我这个做儿媳的到床前尽半天孝!


李亮能说什么呢?一边是生他养他的亲妈,一边是给他生了儿子和他朝夕相处的爱妻,所以每次许晴数落他的时候,他就拼命地干家务。他除了干家务还能做什么来补偿爱妻呢?


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冬日的黄昏,电话铃突然响起!许晴的婆婆病故!


许晴当然不会回老家奔丧。


李亮连夜坐火车赶回家。

李亮跪在母亲的灵堂里,老同学告诉他,那三十万救命钱是你妈悄悄卖肾后,又把房子和圈里的猪棚里的牛都卖光,七凑八凑让我给你的。她老人家要强,说你从小就没爹,不能让她的孙子小小年纪就没了娘。


李亮说:“你不是在电话上说你现在是养殖专业户,并不让我急着还你钱吗?”


老同学无奈地摇摇头,说:“那是你妈让俺这么说的。并让俺对天发誓,永不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俺今天说给你这些,是为老人家难过。她为了还乡亲们的钱,联系镇上的服装厂,在家天天踩缝纫机加工沙发套,你想,割了肾的人,能禁得住这么没白没黑地折腾?”


李亮泣不成声,他来到母亲的棂床前,轻轻掀开母亲的送老衣,果真看见了割肾留下的刀口!他跪在母亲的灵堂里,把头深深地垂下去,垂下去。他的额头不知何时被地上的小石子硌破。血和着泪水流淌下来。他的嘴里喃喃自语:“妈,你老人家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啊……”


忽然,李亮眼前出现了一双他熟悉的女式皮鞋,他抬起头,发现许晴站在他面前!三岁的儿子也站在他面前!


许晴眼里噙着泪花对李亮说:“你走后老家来电话都和我说了。让孩子给奶奶磕个头吧!”当孩子跪下磕头时,许晴也扑通一下跪在婆婆棂床前,未等喊妈,早已泣不成声!


68a4c813.jpg

礼物

文/刘黎莹


母亲轻轻敲开了女儿的房门。母亲看见女儿伊娉正在一脸甜蜜地试穿婚纱。女儿的未婚夫阿刚也来了,他是来告诉伊娉,喜车订好了,明天一早就来接她。


母亲对站在一旁的阿刚说:“明天,伊娉就是你的新娘了。我也想图个喜庆,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也算是我送给伊娉的礼物吧。”


伊娉说:“妈妈是要送给我们一辆小汽车吗?”

母亲说:“比小汽车还要贵重。”

“那就是一套带花园的小洋房?”

十套小洋房也抵不上我送你们的礼物。”


伊娉被母亲的话弄得不知东西南北了。阿刚也不知东西南北了。伊娉惊讶地问母亲:“是什么样的礼物?看来一定是价值连城了。”


母亲对伊娉说:“有这么一个女人,十月怀胎生下了你,可是她遇到了难处,只好忍痛割爱,让我们收养了你。不管你现在是不是恨她,也不管她当时是不是一念之差才不要你的,总之,是她给了你生命,也是她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我想求你认下这个可怜的母亲吧。”


伊娉一脸讶然!

阿刚一脸讶然!


这件事来得太突然了!

母亲又对伊娉说:“你的亲生母亲现在很可怜,天天盼望着能和你相认。我也思想斗争了好长时间了,可我想来想去还是要在你快出嫁的时候告诉你!”


伊娉坚决地摇了一下头,又摇了一下头。

伊娉说:“我不。我就不。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妈妈,你就是我的亲妈妈。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呀?”


母亲说“虽然我只是你的养母,可我也能体会到做母亲的心情。伊娉,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从没求过你什么吧?这次,就算我求你了,认下你这可怜的生母吧!你和阿刚不会拒绝吧?”


伊娉还是摇头,摇个没完没了。

伊娉说:“就算真有这么一个生母,我也不想去认。她生下来就把我扔了,这样狠心的母亲,我何必去认呢?”


母亲说:“阿刚,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阿刚还没来得及说话,他的手机就响了。也许是为筹备明天婚宴的一些小事,阿刚接完电话,就匆匆告辞。


母亲送阿刚出来的时候,说:“阿刚,你和伊娉去旅游度密月的时候,你好好劝劝伊娉吧。她也许会听你的。她的亲生母亲太可怜了,老伴没了,身边一个亲人也没了。孤零零一个老太婆,还一身的病,你们不管她,她这日子可咋过呀。”


度完密月回来,伊娉的母亲就问阿刚,是不是劝过伊娉?

阿刚不解地问:“妈妈,问句不该问的话,您老人家为何非要劝伊娉去认自己的生母呢?难道你把她扶养成人,就是为了让她们母子相认吗?你不怕失去伊娉吗?”


母亲说:“以前怕,但现在不怕了。就是真失去了伊娉,不是还有你吗?”<br>阿刚的声音有些发颤:“妈妈,你真的这么想吗?”


母亲说:“一个女婿半个儿,我没儿子,当然就拿你当亲儿子。我现在又多了一个亲儿子,等我老得走不动了,就是伊娉不管我了,不是还有你吗?”


阿刚说:“妈妈,就冲你今天说的这番话,我也要劝伊娉认下她的生母。”

伊娉可不是那么好劝的。她没等阿刚把话说完,就对阿刚说,养母情,似海深。难道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再说,当初,不管什么原因,我的生母抛弃了我,如果不是我现在的妈妈收养了我,也许我早就冻死饿死了。


这么些年,我的生母她早干什么去了?现在老了,身体不好了,需要人伺侯了,又想起我这个女儿来了,换了你,会认吗?


阿刚说:“说实话,换了我,也不会认的。难道你没觉察到吗,我们在外旅游了这么些天,我一直就没劝你认生母的事。”

伊娉说:“可你现在为什么劝我?”


阿刚说:“是因为妈妈在求我劝你认下生母。她老人家说只要你能认下生母,就算是你报答了她对你的多年养育之恩。妈妈真是一个善良仁慈的好母亲。”


阿刚苦口婆心,把嘴皮子都快要磨破了,伊娉总算是勉强答应了。阿刚陪着伊娉去认下了生母。血缘这东西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伊娉自从见了自己的生母后,便不再象原来那样对生母怀有偏见。


一天到晚总是牵挂着生母的生活起居。她对阿刚说:“我没去见老人家之前,总是有些怨恨情绪,可是看到老人现在的身体这么差,心里又不是滋味。”


也许是爱屋及乌,阿刚劝伊娉:“把老人接来和我们一起住吧。这样你就不用老是放心不下了。“


伊娉真就把生母接到家中来。伊娉的养母也隔三差五来陪伊娉的生母说说话。两个老太太格外的投缘。伊娉的生母身板也比原来好多了。没想到的是,伊娉的养母却忽然查出患了不治之症。老太太在弥留之际,老是拿眼着着阿刚,象是有满腹的话要对阿刚讲,可是又说不出一句囫囵话了。


阿刚附在老太太的耳边,说:“妈妈,你放心,我会好好疼爱伊娉一辈子的。”老太太轻轻摇了一下头。阿刚又说:“我和伊娉一定会好好伺候她的生母的。”老太太还是轻轻摇了一下头。


伊娉把阿刚叫到一旁,哽咽着说:“妈妈最放心不下的是你。”

阿刚一脸诧异:“我一个大小伙子有什么放心不下的?”


伊娉说:“你还记得吗?我们没结婚时,妈妈试探过你,说电视上有一个儿子就是不肯认下自己的生母。当时你说不认就对了。抛弃亲生骨肉的母亲,不认也罢。”


阿刚说:“记得,我是说过这话,怎么了?”

伊娉说:“妈妈一直有个愿望,她想等以后咱们有了小宝宝,在你做了父亲的那一天,再送给你一件珍贵的礼物。可是,现在妈妈却说不出话来了。”


阿刚被伊娉的话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他对伊娉说:“你是不是被妈妈的病吓坏了,脑子有了毛病?妈妈要送我什么礼物?”


伊娉说:“妈妈想让你认下自己的生母!”

阿刚说:“你越说我越糊涂了!”

伊娉说:“实话对你说吧,妈妈是怕你以后也不会认自己的生母。因为我本来就是妈妈的亲生女儿,而我现在认下的生母,其实就是你的亲生母亲呀!”


4aa84.jpg

谁是我心中美丽的凤凰  

文/刘黎莹


发现自己有些反常的时候,我心里非常明白,这种反常现象万万不该发生在我这个快要退休的男人身上。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里,我是个多少有点名气的画家。


我的女儿上高中时因早恋自杀,妻为此生了场大病,治了那么些年,结局是瘫痪在床,并已丧失语言功能。好在妻还能用手写字,当她需要什么时,都会用笔写在纸上告诉我。


妻从嫁给我后,就没享过一天福。一个穷画画儿的,日子能好到哪里去?我每天尽心伺候完妻,便静下心来画一些童年时想画的东西。


我的心已经麻木了,只有靠回想童年的事情才能有激情作画。除了我的童年,也许这个世界再也不会让我激情澎湃了。可是,就在这时,料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在一次画展中,一位身穿黑衣黑裙的女子微笑着向我走来。坦白地说,她一点也不漂亮,身材矮小且单薄。


她说:“你好。你就是赫老师吧?你的画真好,一个上午我都在看你的画。”

出于礼貌,我答应了她的请求,给了她一张我的名片。她说:“我叫秦媚,也喜欢画画,可以拜你为师吗?”


我也记不得当时是对她点头还是摇头。过了好些天,她打来电话,说想把画拿来让我给指导一下。说实话,来找我指导画的男男女女不计其数。等她站在我面前时,我想了半天也没想起她是谁。


她说:“我叫秦媚。”我忙说:“想起来了。”其实我在心里早把这个叫秦媚的女子忘得一干二净。她把画的画儿递给我看,我发现她非常喜欢画荷花。尽管画的不是很好,但透着一股灵气。


以后秦媚常来让我指导她的画,时间长了,我发现秦媚不光画画儿有灵气,她本人就是一个极有灵气的女子。她的灵气在于她不光能心领神会理解我对她讲过的事,她还能理解好多我不想对人讲的心事。


比如,她知道我一直想创作一幅能获大奖的作品,尽管我表面上把作品是否能获奖看得很淡。她还知道我对生活不能自理的妻一直充满感激,因为妻从未抱怨过我带给她的贫穷。


妻是一个高干子女,我在妻的面前一直是自卑的,但我从未表现出来。这件事就连温柔的妻也未曾觉察出来,这足以说明我是个很会隐藏内心情感的男人。


所以,当我发现自己有些喜欢秦媚时,也一直没表现出来。我想我这一生注定是个悲剧性的人物。


有一天,秦媚忽然对我说:“我知道,你有一桩最大的心愿未了却,你想开一次个人画展。”我说:“没影儿的事。我一个快退休的糟老头子,开哪门子画展?”


说实话,我的内心深处,是那样的想在退休前开一次个人画展,可为给妻治病,已花光家中所有积蓄。我所在的单位(画院)是靠国家拔款,能定时发工资就不错了。


虽然我知道开不成画展,但我却越来越离不开秦媚了。和秦媚在一起时,创作的欲望是那样的强烈。一连创作了好多作品,妻也为我感到由衷的高兴,脸上绽开了久违的笑。


当我面对妻的笑脸时,却如同针扎般难受。妻并不知道,我的创作灵感和源泉都缘于另一个女子。妻用笔告诉我她想到郊外住几天,那里,有一间破旧的平房,几年前我为画画儿专门买的。


之所以喜欢那里,是因为那间旧平房离村子很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非常安静,的确是个画画儿的好地方。房子的价钱更是便宜得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我要陪妻一块去,妻执意不肯。妻要我腾出精力好好搞创作。我只好请一个钟点工陪妻去了郊外。


说实话,我真有些舍不下秦媚。我已经深深爱上了秦媚。妻前脚走,秦媚后脚就过来了。秦媚拿来一份开个人画展的协议书让我签字,我感到事情来的太突然,开画展可不是件小事情。


我问秦媚:“你从哪筹来那么多的钱?”

秦媚说:“你到底想不想开画展?”

我说:“想。”

秦媚说:“那你就别再问那么多了,反正这钱不是抢来的,也不是骗来的。”


我看着秦媚,我是那样的爱这个女子。我没有理由拂她的一片好意。那几天我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创作中。刚开始,画了几幅都不理想。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的画展了,我总想把最美的作品展示给喜欢我的画的人,也献给秦媚,这个我在心中默默爱恋的女子。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只在火中腾飞的凤凰。醒来后已是下半夜。我再也无法入睡,那只凤凰在我眼前舞过来又舞过去的。我只好走进画室,一连画了七天,才把这只火中的凤凰画出来。


在画完最后一笔的时候,我竟累的口吐鲜血,匍然倒地。当我从医院醒来时,这个世界已不是原来的样子。我的妻在我昏倒的那一刻,自己点燃了那间小房子,永远离开了我。


据钟点工讲,妻非让她回来拿本书,说书就放在枕头下面。她骑自行车赶回家时却发现枕头下是一封遗书。我颤抖着手接过遗书,看完,我全明白了。原来秦媚的出现,画展的筹款,都是妻早就安排好的。


妻的父亲去世时给妻留下了一笔钱,但妻从没告诉我,妻怕我又花在她身上。妻在信上说,不想再拖累我了,她是那样的爱着我,她知道我活的有多苦。


她也是这个世上最懂我的人。她要我一定要办好画展。要好好的和秦媚过日子。她说已托人了解过,秦媚也是个苦命的女人,也爱画画,会和我有共同语言的。


在信的最后,妻说她要走了,要在一片火焰中离我而去。因为这些年她一直瘫痪在床,是我给了她那么多的温暖,她要在温暖的火中到另一个世界里等我。


画展办的非常轰动,特别是那幅名为“火中的凤凰”的画更是吸引了好多商人要出高价收买,都被我婉拒。我们画院的院长劝我把这幅画送到省里参评,同行里的人都说能获大奖已不在话下。


我争求秦媚的意见,秦媚流着泪说:“这幅画的真正主人不是你,也不是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说:“当然明白。怎么会不明白?”


我的画没送到省里参展。在妻的墓前,秦媚搀扶着我把那幅画送进一片火中。但愿那只凤凰能给爱妻带去一缕温暖。


0ad.jpg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于本文



●《陪伴》选发于《2012年中国微型小说精选》选集。


●《一面之交》原发于《故事会》杂志,选发于2008年第8期《当代文萃》等多家杂志。


●《婆婆》 发于于2012年第12期《小说月刊》 杂志。选发于2013年第5期《微型小说选刊》杂志,发表于2015年《青少年励志书系 诚实守信卷》


●《礼物》发表于2005年第2期《通俗小说报》发表于2012年第六卷《微型小说一千零一夜》选集。



●《谁是我心中美丽的凤凰 》原发于天津文学,后选入中国名家档案丛书。




关于作者

32f.jpg



刘黎莹,女,国家二级专业作家。作品多次在《小说月报》、《小说选刊》、《读者》等杂志选发。个人书集《无法被风吹走的故事》获“冰心儿童图书奖”,获第二届中国金麻雀奖。《鸟窝》获第十一届微型小说年度奖。《鱼和水的故事》获第八届微型小说年度奖。2016年获第十三届微型小说三等奖。



❖ 名誉主编:刘海涛   ❖ 影视顾问:李嘉  

❖ 执行主编:梁健     ❖ 美编:了了

hd.gif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 小王子
  • 笑话
  • 《幸福专家》
  • 《疯子》
  •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