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

《最后一部公话》

2015-10-28   http://www.197c.com/


剧本具有文艺片气质,故事细腻,温馨,感人,剧本是有偿提供的,感兴趣的朋友请加QQ:296740278


最后的公话


1.路口  日  外

报刊亭。

男青年一手揣兜里,一手打公话:长什么样不好描述哎,反正我一见到她就感觉呼吸不过来,缺氧,对,对对,是特漂亮,特清纯那种… …

卖报刊的女孩子(丁宁)低着头在发微信。

丁宁的微信:有没有想我呀?

男子继续打电话:……废话,能不想吗?这都不想的话还想什么啊,反正我碰上她以后,就茶不思,饭不想,只想着……

微信响,对方回了一个流着口水的夸张表情。

丁宁回微信:好恶心~~

男青年打电话:一天不见她,我就会变得焦躁,郁闷,体温下降,血压升高,吐白沫,翻白眼,想寻短见,哎你说说,这世界上还有像我这么深刻的思念吗?

丁宁发微信:下班等着我,请你喝咖啡。

对方再次发回一个流口水的表情。

一个顾客走过来:拿本《世界电影》。

丁宁找到一本杂志递给顾客。

顾客付钱,丁宁找零。

一枚一元硬币突然从丁宁手中滑落,“叮铃铃”地侧立着往前滚去。

丁宁和顾客一起看着硬币朝前滚动。

硬币歪歪斜斜地滚到路边,从街面的罅隙里掉进地沟里去了。

顾客转身笑:没关系,不要了。

丁宁重新拿一枚硬币,递给顾客:从我手里掉的嘛!


2.路口  日  外

男青年一手揣兜里,一手打电话:……哪里好看?反正就是好看……啊?那我可形容不出来……什么,和咱班那些女孩子比?……别逗了你,就咱班那些女孩子,拿出来和她比,那就是拿猴子和美女来比……

丁宁走到路边,弯腰瞅着地沟,皱皱眉头。

男青年放下电话,朝丁宁这边走过来。

男青年弯腰看下地沟:要帮忙吗?

丁宁摇头:算了,就一块钱嘛!

男青年:一块钱也是钱,不能浪费不是?


3.路口  日  外

水泥盖被轻松掀起。

男青年一只手揣在兜里,另一只手轻松地拉起水泥盖子。

硬币露出满是泥污的半面。

丁宁连忙摇头:算了不要了,那么脏了。

男青年起身,把掀水盖的那只手也揣进兜里:我这活看来白干了。

丁宁笑:谢谢你啦!

男青年:光说谢谢不行啊,要给劳务费的吧!

丁宁愕然:不会吧,就一块钱哎,我都说不要了,再说是你过来要帮我拿的,这也要劳务费?

男青年:当然要了,活不论大小,都要收钱。我就是专门在这里等活的,看见什么干什么。

两人对视片刻,男青年丝毫不退让。

丁宁嘴角露出不屑:多少钱?

男青年伸出一只手摇晃着比划:不多,五十块。

丁宁急了:不会吧,有没有搞错,你这不是讹诈吗?

男青年看她紧张,笑起来:别紧张,开下玩笑了,我看着像是在这等活的吗?

丁宁上下打量穿着儒雅的男青年,摇头。

男青年:这就对了,我在这里是在等别的。

丁宁:等什么呀?我看你都是在打公话嘛!现在都什么年头了,谁还打公话呀,你也别打了行不?明天我就撤了它……

男青年:那可不行,我习惯打公话了,你撤了就等于少了我这个老顾客。

丁宁苦笑摇头:对了,你还没说完呢,你在等什么?

男青年呼出一口气,出神地:我在等,一份爱情。


4.咖啡馆  日  内

朱莉叶翻动着手机里的照片给丁宁看:怎么样,这一个还行吧?

手机里是一个帅哥的照片。

丁宁侧着头看了片刻,摇头:这个不行,绝对不行,一个大男人,怎么长了一双桃花眼,结婚以后肯定看不住。

朱莉叶翻动手机,换了张照片:这个呢?这个?

丁宁眨巴着眼看了一下,连连摇头:这个也不行,两眼无神,鼻梁塌陷,一看就知道没主见。

朱莉叶急了:祖奶奶,我这是给你介绍男朋友,不是让你给人家相面,说吧,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

丁宁:你着急什么呀,我都不急,没有合适的,我就接着等呗。

朱莉叶叹气:还等啊,唉,你呀,等啊等啊的就剩下了。

丁宁端起咖啡抿一口,笑而不语。

朱莉叶摇头:真拿你没办法。


5.报刊亭  日  外

男青年一手揣在兜里,一手打电话:是没办法,我也痛恨我自己啊,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懦夫!胆小鬼!……我不知道该怎么表白,我一见到她就紧张,两眼发直,口吃,我担心我会思维短路表达不清,……什么?买花给她?这不行,太俗,俗到家了!……

丁宁发微信:今晚去哪?

朱莉叶回微信:亲,没地儿去啊!

丁宁发微信:好吧,还请你喝咖啡吧。

朱莉叶回了个流口水的表情。

男青年:嘿,我虽然没敢表白,可是我发现,她已经留意我了,看我的眼神那个叫意味深长,我觉得她已经对我来感觉了,有句话不是说吗,只要功夫深,铁杆磨成针,嗯?……对,没错,如果是根木头的话,不管怎么磨,也只能磨成牙签,但我可是一块韧性十足的好钢……

丁宁对男青年指指墙上的挂钟,以示催促。

男青年对丁宁点头示意,继续打电话:还不能说,反正到时候咱领给你看……嘿,哥们,别不信,只要她还在天上飞着,早晚会被我给逮着!不然的话……

丁宁忍不住了,没好气地:快点吧,我要下班了。


6.咖啡馆  夜  内

丁宁瞅着手机里一个俊男的照片。

朱莉叶凑过来指点着:这一个,绝对的高富帅哈,我告诉你,再没有这么合适的了,你要是再看不上……

丁宁把手机还给朱莉叶,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朱莉叶不满了:不会吧,这你都能看瞌睡,我想不出这个星球上还能有你看上的!

丁宁:实在不好意思,我……

丁宁又打了个哈欠:昨晚没睡好,不好意思啊,不是针对你这些资源……

朱莉叶叹息:随便你,反正我义务尽到了。

丁宁岔开话题:对了,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朱莉叶茫然:什么事?

丁宁着急了:这么重要的事你都能忘了?

朱莉叶想不起来:到底什么事啊,还有什么事比找个好老公要重要吗?

丁宁:签证!我签证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7.路口  日   外

报刊亭。

男青年一手揣兜里,一手打电话:反正我一看到她就心跳加速,想好的话一句都记不起来,我紧张,害怕,不敢向她表白,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就被别人钓走了,那这辈子我就遗憾大了……对了,她今天看起来特漂亮,穿了一件水绿色的上衣,特清纯,迷人,往那一站,和茉莉花似的……

丁宁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水绿色的上衣。

男青年:别说,她的发型也有变化了,头发留长了,左边耳朵还别着一枚发针,浅绿色的,那感觉,不多说了,靓就一个字……

丁宁越发愣怔了,伸出手去摸左边耳朵上的那枚浅绿色发针。

丁宁望着男青年俯下的身影,一阵阵发呆。


8.卧室   日  内

一对小熊玩偶互相依偎着躺在床头。

丁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丁宁索性起床,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往外看。

窗外万家灯火。

丁宁凝神望着窗外,动也不动。

(闪回)

报刊亭。

男青年打电话:五年了,我一直都不敢给她打电话,可是我知道,我说过的每一句话她都在听,都听到了,如果她不讨厌我,或者说,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那我就真的要开口表白了,今天晚上,我肯定睡不着,我要积攒一夜的勇气,等到明天,明天,我就……

男青年偷眼看着丁宁。

(闪回结束)

丁宁关上窗户,拉紧窗帘。

丁宁回身上床。

丁宁的手指按上壁灯开关。


9.空镜  

空无一人的街道。

公寓楼某层,最后一扇亮着灯的窗户,灯灭了。


10.咖啡馆  夜  内

朱莉叶把一张签证推到丁宁面前:要不是看在厮混多年的份上,我才不会这么费心,现在签证有多难办你知道吗?

丁宁拿过签证笑:看来这两年没白请你喝咖啡嘛!

朱莉叶:什么时候动身?

丁宁:下个月吧。

丁宁:到了那边,可别忘了我这个老朋友,对了,新西兰那边还能不能发微信?

丁宁笑:应该……可以吧,不能的话就电话你。

朱莉叶:也好,出去转转,说不定就有机会了。

丁宁:什么机会?

朱莉叶:把自己嫁出去的机会啊!反正你在国内也没什么发展,说不定一到国外,桃花运就开了呢!

丁宁喷出一口咖啡:你,瞎说什么啊?

朱莉叶:我瞎说?我那些资源你一个也看不上,原来你是想孔雀东南飞啊,要一直飞到新西兰去了!


11.报刊亭    日   外

男青年一手揣兜里,一手打电话:我决定了,今天一定要向她表白,绝不含糊……什么?……那没关系!我每天做梦都梦见她,每次在梦里都被她拒绝,呵呵,她要是真答应我了,我都觉得这是场戏,太假……五分钟,哥们,我决定,五分钟后,我就要向她表白了,鼓励下我……

丁宁鼓励地看着他。

男青年深情地:为了这一刻,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五年,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我就又加了五岁,今年我32了,男,属老鼠的,有房,没车,没贷款,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我喜欢你!

男青年面前的人正是丁宁。

丁宁以期待的眼神看着他,目光中流露出一片深情。

男青年伸出手,握紧了丁宁的手,丁宁赧然地低下了头。

男青年闭上眼睛,猛地睁开。

(以上男青年的想象画面转换成真实画面)

男青年睁开眼,怔怔地看着背对着他的丁宁。

丁宁在收拾杂志。

男青年(OS):我这么说肯定不行,嗯,我还是先不要说我只有房,没有车,不然她会问我,为什么不买车……

男青年看着面前的丁宁:……你……我……我……

丁宁转过身看着他。

男青年一下失去信心,颓丧地:多……多少钱?

丁宁翻看电话上的计时显示:三块六。

男青年递过一张钱,丁宁找零。

男青年的头丧气地垂下去。

丁宁把钱递给他:明天这个公话我就要撤了,现在什么年代了,谁还打公话。

男青年愈加失望:……撤了?那……我就没地方打电话了。

丁宁:打手机吧,这电话没别人打,总不能给你一个人留着吧。

男青年失落地:哦。

丁宁:对了,下个月我就要走了。

男青年:走?去哪?

丁宁:新西兰。我申请到那边的一所大学,去读书。以后,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男青年绝望地:哦,那好……祝福你。

男青年失魂落魄走,脚下被绊一下,几乎跌倒。

丁宁看着他走远。


12.空镜

街口。

车如流水,人群摩肩擦踵。

城铁呼啸驶去。


13.报刊亭   日   外

丁宁收拾着杂志。

男青年一手揣兜里,一手打电话:对了,我觉得有必要再回来给你打个电话,告诉你一声,我也要走了。

丁宁收拾杂志的动作慢下来。

男青年对电话:……对,离开这个城市,去很远的地方,不再回来了。

丁宁继续听他说什么。

男青年对电话:就这样吧,谢谢你,这几年,你一直在听我的电话,肯定早就烦透了,对不起,谢谢你,你让我做了一个悠长的好梦。再见了,多保重!

男青年放下电话。

丁宁看下显示器:一块二。

男青年付账,丁宁找零。

男青年勉强笑:再见!

丁宁冲他摇手:再见。

男青年走,丁宁看着他越走越远。

丁宁看着他就要拐弯不见,拿起电话,按下重拨键。

男青年站住了,他一直揣在兜里的那只手拿出来了,那是一只残疾的手,手心里握着手机。

手机被设置为震动,正显示着被呼叫。

男青年看着来电显示,突然呆住了,一下转过身去。

(视角)丁宁正低头打着公话。

男青年那只残疾的手熟练地按下接听键,另一只手拿过手机,接听。

男青年声音颤抖着:……喂?

丁宁:我想要告诉你,我有个新的决定,我本来是要去新西兰,但突然决定不去了,因为我男朋友在这里,我要为他留下来。

男青年:你男朋友?他……在哪?

丁宁:就在我面前,不到五十米……这几年,我一直在等他,等他说爱我,我等了很久……我们只要抬起头,彼此就能看见!我知道,他有一只手不方便,但我不在乎,他只用一只手,一样可以抱紧我……

男青年激动地抬起头,眺望丁宁。

丁宁放下电话,直起身和他对望。

男青年的眼泪瞬间淌下来。

丁宁的眼睛湿润了。

两人站在那里,彼此凝望,久久不动。

镜头拉高拉远。

繁华的都市街景。

城市迅速旋转,街道上两个暗黑的点(人影)瞬间模糊不见。

音乐起。

剧终。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 小王子
  • 笑话
  • 《梦的点滴》
  • 《幸福专家》
  •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