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

艺考的日子

2015-01-07   中国剧本网

信息来源:中国剧本网

场景一: 宿舍 (晚上)

画面出

一张憨厚的脸,厚厚的眼镜片,头向前倾斜着,正在歇斯底里的嚎叫着。(镜头拉远)手拿空瓶子,当麦克风。

鬼子抱一把笤帚,当作贝司。弹的煞有介事。

三号面前摆着锅、碗、盆子、杯子等。手里拿着两根筷子,随着节奏敲打着。

黑子站起,抢过鬼子手中的笤帚:“我来!”

拴上一根绳子,斜背在肩上。

很滑稽的向大家深深鞠了一躬:“大家好!我是伍佰,今天为大家带来一首歌《突然的自我》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谢谢,谢谢大家。”

逗得大伙都忍不住大笑。

躬腰弹贝司状。

摇头晃膀深情演唱着。大伙也跟着一起唱。

三号拿筷子敲打的更起劲了。

屋里气氛正浓,门外传来了砸门声。(咣咣-------咣咣咣)

屋里顿时静了下来。

(黑幕)

(字幕出)

(字幕完)

砸门声越来越大,镜头回到画面,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知道又惹麻烦了。

三号应一声,开门。一张苛刻的脸(房东)气的象猪肝一样闪了进来。

“你着伙没数是吧!我这可不是歌舞厅!么玩意啊!!”(济南本地话)

顿了一会指着他们说:“你看你们这伙,这象话吗!!你看一个个奇形怪状的,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抽烟喝酒的,整天吊儿郎当的!!”(济南本地话)

地瓜猛的站了起来。三号忙扯了他一把。瞪了他一眼。

地瓜坐下没吱声,点上一支烟,仰头看着天花板,歪嘴吐着烟圈。

别的人都低头抽着闷烟。

房东打量着他们脸又变色了:“嗨!!你看你们这熊样!一个个的!。你们牛比麽?我还真没把你们放在眼里,跟你们这伙说!!……别他妈给我在这瞎折腾!……麽玩意啊!” (济南话)

说着重重摔门而去。

三号猛吸了口烟狠狠摔在地上:“操!”

场景二: 画室 (下午)

简陋的二层独院,墙上挂一些简单浮雕。

三号从二楼画室出来,低头下楼梯,有三三两两的人经过小院上楼。

出大门口是一条长长的胡同。对面走来一人,长发,背一包。

“三号!”

三号抬头,略显惊讶:“噫,笨熊。你小子又回来了!”

对方尴尬的应了一声。主动递烟。(中南海)

接过看了看:“操!你小子发财了!改抽中南海了”

对方尴尬的笑了一声,凑过身点烟

三号俯身,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刚来吗?没找房子吧?要不先到我住

的地方跟我挤挤凑合一晚上?”(莒普)

“奥 ,不了!我来找个人,明天还得赶回北京,学校还有课!我定了今晚回去的票。”(湖南话)

“奥,上学了,怎麽也不早说声?哪学校?”

对方憨笑一声;“央美!”(湖南话)

三号一脸尴尬的应了一声:“我靠!行啊!”

“嗨嗨,还行,将就上吧!我也------”

三号当时就感到很不自在打断他的话说:“什么------我有点事回去看看,那怎么-----你忙,有时间咱再玩。”(莒县土话),话没说完,人就走出了好几步。

他知道自己失态了,转过了胡同,他顺手把手中的烟狠狠摔在地上,并且重重的碾了一脚“操”!头也不回的向回走。

(镜头跟)

胡同很长也很弯。身边有三三两两的人穿过(有骑着自行车的,有步行的,脚步匆忙)。三号低头穿梭在胡同里,一时髦女郎(后面的出场人物陈瑶)从对面和他擦肩而过,三号回头看了一眼,走到一小买部前要了两个馒头边啃边往前走。(镜头跟)

有几队学生模样的男女搂抱着穿过胡同,胡同里一傻子坐在地上对着三号傻笑着,三号打量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感觉心情很郁闷)

(镜头一直跟,同时出现画外音)

这小子外号叫笨熊,湖南的,你看他那呆头呆脑的样子,也配上美院!就凭他这两下子,跟我腚上混的!再说就凭他这两把刷子大家也都知道!他妈的可真邪门了!老子也是“高中研究生”毕业了,复科这麽多年,到现在也还不知道上美院应该是什麽水平,但我最起码觉得美院没有像笨熊这样子的!我,鬼子,地瓜,棍子,黑子,就连耗子,我觉得我们中哪一个都比笨熊要强得多,人家都

说考试七分靠运气,三分靠实力,以前我觉得很荒谬,但是经过这麽多年我们都觉得迷茫了……(标准普通话)

场景三:宿舍 (下午)

(三号走进小院。院子里很凌乱,。小院内杂乱的摆放着各家的车子,门口堆放着几袋垃圾,院当中有一水龙头,对面屋里传出男女在打闹的声音。)

顺着一边阴暗的楼梯上楼。(隐约传来嘈杂的音乐声)推开门:简陋的很!地上并排三张床板,上面乱七八糟的堆满衣服,满地的烟头,靠前一张桌子,屋子里光线很暗。两个人躺在床上,抽着烟翻看着书,还有一人蒙头大睡。

三号进门。桌上有一盒烟(大鸡),顺手摸起,拿一支点上,走到床前,坐下,猛抽了两口烟,感觉得很压抑。也不知道自己受了什麽刺激,周围声音很吵(冷血动物的歌)。谢天笑那撕心裂肺的呐喊使他觉得心里毛毛的。他起身走过去狠狠地关了单放机。

地瓜抬起头看了一眼:“怎麽了?谁惹你了?”(土话)

“回来碰见笨熊那小子了!”三号淡淡地说。

“奥!他又回来学习了?”(土话)

三号猛的吸了口烟,用脚把烟头碾死:“他妈的,人家考上央美了!”(土话)

“操!不会吧!他也能上美院!”说着猛地坐了起来!

鬼子抬头愣了一大会突然结结巴巴的说:“垃圾!他妈的!母---母猪真能上---上树!”(土话)

三号:“邪门了,他这水平!高尔基,鲁迅,都分不清!”

三号一脸的迷茫。又点了一支烟,深深吐了一口。烟在屋子里迷漫着……

手机铃声响起,鬼子急忙从怀里掏出手机(老式的特大号的)

“喂,喂喂,谁……谁啊?喂,说……说话啊!喂喂……喂!!”

手机穿出嘟嘟的盲音。

鬼子拿在手里看了一眼:“大……大爷个吊啊!”随手扔到床上

场景四:广场 (晚上)

广场上显得比较热闹,老头老太太们正随着节拍在跳着舞,三号漫无目的的在人群里溜达着。

“三号”有人叫了一声。

三号楞了一下,耗子搂着一女走了过来“吆三号!正想找你哪!哈哈”走过来边说着边递烟。

三号接过烟低头看了看:“吆!红双喜啊,”

耗子递火。

三号点上烟吸了一口:“有事吗?”

耗子忙把三号拉到一边:“你还有钱吗?先借我点,我急用!---娘的!我老婆又怀孕了!”说着看了一眼那女人(普通话)

三号回头打量了那女的一眼,

她正满脸幸福的吃着苞米花看着广场里跳舞的人们。

“这娘们三天两头的给我惹事,你放心我很快还你!”耗子小声补充道。

三号犹豫了一下:“奥”..说着把手伸进了口袋。摸了半天,摸出乱七八糟的一把。一张一百的,皱巴巴的,一张十块的。其他都是些角元的零钱,“就这些了,你用多少?”(土话)

耗子凑近看了看:“那先用一百吧!”说着就往口袋里装。(普通话)

场景五:宿舍 (晚上)

三号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我出去的时候碰见耗子了,他又向我借钱了。

地瓜把眼一瞪:“你又借给他钱了!”

我给了他一百,他说他老婆又怀孕了

鬼子:放屁!他老婆一个月能怀---怀好几次!

娘的。你看人家日子多舒坦,没钱前两天刚买的cd 机,还有低音炮!没钱还经常和他老婆去吃肯德基。幸亏还没钱哪?地瓜愤愤地说。“借别人的钱还没记得他还过!”

隔壁传来了作爱 的声音,

“嘘”鬼子朝他俩做了个手势,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伸长脖子贴在墙上听了起来。

场景六:画室

画室里好多人正围着模特在写生,画室气氛很好,显得很静但又很紧张,只听见唰唰的铅笔在纸上摩擦的声音。

三号他们几个站在最后面, 陈瑶和一个男生坐在最前排,两人不时的小声嬉笑着,他掐她一下。她再拧他一下,三号很无奈的看了他们一好一会,扔下铅笔,气呼呼的摔门出去了。

场景七:公园 (晚上)

公园里光线昏暗。不时传来音乐的节奏声和练嗓子的声音。

三号立在一棵树前傻傻得看着人们跳舞。几对情人在昏暗的树影下搂抱着接吻。三号的背影闪过。

场景八:街景 早上 (空镜)

胡同里人很多。有骑自行车的,有步行的。卖报纸的大姨骑车穿行在胡同里。老远就听到扬声器里不停的吆喝声:“晚报!时报!生活报!电视报!”不时地传出小贩们的吆喝声。

场景九:宿舍 (早上)

太阳都老高了,屋里的他们都没起床,但都再也睡不着了。鬼子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单放机(许巍的那首完美生活)。三号他们也都坐起来了,睡眼朦胧的,背靠在墙上,一脸的迷茫。

三号起床,伸了个懒腰,走到窗前拿洗刷用品,开门走出,(隔壁门半开着)一女人(穿睡衣、蓬头)顺手将一盆水从屋里泼向楼道。溅了三号一身,

三号跺跺脚,回头往屋里看了一眼,那女的头也不抬嘭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三号下楼到院里的水龙头下洗刷,挤牙膏刷牙,(牙缸用的是大号的可乐瓶,用刀子从上面割开)显得又粗又壮。水龙头的水开的有些大。

房东从屋里出来, “你这伙,水不花钱吗?你一直开着,你这得用多少水啊!”说着走过来还没等三号反应过来,狠狠的把水龙头拧死。“你没看见吗?”

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了指墙上用粉笔歪歪扭扭的一行子:节约用水,洗脸请用盆接水!

三号头也不抬呃了一声,继续刷牙。

“我一月交一百多块的水钱啊!”狠狠的摔门进屋。(济南本地话)

三号进屋,放下东西。桌上一烟盒,顺手拿起,空的,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用手捏扁顺手扔在了门后。

还有烟吗?三号问。

两人摇摇头。

桌上还有一个干馒头,顺手抓起,拿一本书,坐在床上倚着墙翻看着。一手拿馒头啃着。吃了几口咽不下去了,顺手扔在了床上。

起身。拿暖瓶倒水,拿起来但没倒出水来。把杯子重重往桌上一摔。

打开单放机。(郑均的歌)(我不能—我不能没有钱……)

转过身,找地上的烟头,俯身拾起两个较长一点的,点上一个,深深吸了两口,感觉烫手,赶忙扔在了地上,吐了口烟,用脚把烟头捻死。

坐回床上。倚墙点上了第二个烟头。坐那里静静发呆……

场景十:耗子的宿舍(傍晚)

三号来到一住处(二楼)。敲门

开门的是耗子:“吆,三哥啊!进来,快进来!”(普通话)

进屋。

房子比较小,但是布置的还算比较不错。靠墙一张双人床,旁边一老式写字台,桌上一新式低音炮,放着很轻柔的音乐,声音开的很低,窗台上放着密密麻麻的很长的一排磁带,房子收拾的比较干净,显得很温馨。

床上躺一女人,背朝外,可能是睡着了。

三号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人。

耗子递过一只烟:“我老婆昨晚发高烧了”,边说着边点烟。

三号:“没事吧?怎麽了?”

耗子:“没事,刚和她打完吊瓶回来。坐啊!”

三号:“奥,不--不了,路过这,我就顺便过来看看你们,没别的事,我回去了。”说着就往外走。

开门出去。

耗子:“不坐会了吗?……那你慢走阿!”

三号应了一声下楼梯。

沿着胡同,三号漫不经心的往回走,路过一小卖部,顺手掏口袋,半天摸出一硬币(一元)看了看走过去

“打个电话”

(镜头:三号的背影)

拿起话筒,犹豫了一下,拨号。

“我是三阿,忙什么?你怎麽样,挺好的吧!哈哈我挺好的,行,没问题嗨嗨,阿,你还有钱吗?你方便的话再给我打二百块钱吧!过些日子我一块还你。好……那好……行-好的阿哈哈没问题……那你忙吧,好挂了啊。”(生硬的普通话)

说完,迅速扣电话。递钱。嘴角掠过一丝笑容。

场景十一:小街 (傍晚)

三号穿过胡同,手插口袋里,漫无目的的溜达着,经过那排理发店,穿吊带的姑娘们倚在门框上抽着烟,(其中一人就是隔壁那女的)见三号嬉笑着和他招手,三号漂了一眼,低头走过

场景十二:宿舍(晚上)

屋里三个人躺在床上看书,隔壁又传来了作爱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

地瓜推了推三号低声说:“你听听又开始了!”

鬼子一骨碌爬起来:“嘿。大……大爷个吊啊!一个多月了一一晚上没---没歇过!!”

鬼子悄悄开门出去,

三号和地瓜对望了一眼

鬼子蹑手蹑脚的走了回来,神秘的向他们做了个手势。

三号,鬼子忙起来也跟了出去,

鬼子站在凳子上把着门上面的窗户向里看,瞪着眼没回过神来。里面传出了一男一女做爱的声音。三号扯了一把鬼子衣服,鬼子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愣是没回过头来,脖子伸得老长一动不动。

地瓜听到声音,急的一会把耳朵贴在门上,一会从门缝里向里看,急得团团转。三号扯住鬼子的衣服往下拽他,鬼子做着手势叫他等会。

手机铃声响起,鬼子一紧张从凳子上掉了下来。(黑幕)

“谁啊!”胖嫖客开门穿一大裤衩立在门口大喊。

场景十三:胡同 (晚上)

“我是黑子!喂……喂喂,听见了吗?我是黑子喂喂……”黑子头缠纱布对着手机喊着:“你们快过来啊,我叫人揍了,喂听见了吗?喂---

(中国微电影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 小王子
  • 笑话
  • 《梦的点滴》
  • 《幸福专家》
  • 点击排行